-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福建闽剧网

 找回密码
 请用中文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福建闽剧网 闽剧研究 剧本交流 查看内容

大型历史剧黄河愤 (全剧--第一场 大河悲怨)

2009-2-21 03:27| 发布者: 剧团二伯| 查看: 926| 评论: 0

   黄河愤 (根据闽剧《林则徐充军》移植改编)

                            原作者:陈表贵   改编者:冯宝哲




[一]序幕

    改编这个剧本缘起于友人王祖熙(王鼎七世孙)先生的鼓动和策划。大约在二OOO年左右,那时中央电视台的戏曲频道还在第三套节目,我看了其所播的福州闽剧院一团演出的闽剧《林则徐充军》后,感动不已,遂告知于王先生,此剧歌颂了其先祖的事迹。谁知他一时兴起,萌发了要我改编秦声的冲动,便与林则徐的五世孙福建省社会科学院原领导人林子东老前辈联系,索要剧本。这位林氏后裔中的年龄最长者,年已八旬开外,她老人家不顾年迈体衰,多方奔波,终于从福州市闽剧院一团团长陈乃春先生处取得脚本,并投邮寄来鼓励改编。由于原剧系获奖作品,对于改编我开始的确望而却步,但又感到这岂不是让林老白忙一场,为了不辜负林老的殷切期望,并把这一反映林、王爱国主义精神的优秀剧目介绍给王鼎故乡的三秦观众,我只好迎难而上了。这次移植,我的主要工作是对唱词部分全部按秦人秦韵重新进行了改编设计,与原作有了较大的改变,其余内容除按秦地秦声对语言作了少许改动外,具体情节虽稍有变化,但大体保持原貌。十分遗憾的是因原作者陈表贵先生已经作古,无法请其赐教,移植改编似有唐突之嫌,特在此表示钦敬、怀念与歉意。对林老的帮助以及福州市闽剧院一团的慷慨,我在这里也深表谢忱。关于剧名,因全剧以林则徐襄助王鼎治理黄河为主线反映国怨民愤,故改名《黄河愤》。这个剧本的改编时在二OO一年初夏,当时是作为鸦片战争一百六十周年献礼而由蒲城县文化局编印的。今年是王鼎诞辰二百四十周年,故将其发于博上,以资纪念。由于改编者本身水平有限,疏漏和缺憾在所难免,敬希睿者指正。


大型历史剧 
黄河愤 

(根据闽剧《林则徐充军》移植改编)

                             原作者:陈表贵   改编者:冯宝哲


                              
    

第一场   大河悲怨               第二场  抚衙斗奸

第三场   激友留贤               第四场  巧计筹款

第五场   挺身闯险               第六场  权奸暗算

第七场   工成被遣

                        人物表

林则徐   五十七岁,两广总督,因禁烟获罪遣戍伊犁,被王鼎奏留襄助 

         治理河南水灾。

     七十四岁,内阁大学士,军机大臣,被变相赶出中枢、督修黄

         河漫口的钦差大臣。

林汝舟   二十七岁,翰林,林则徐长子。

夫人  (淑卿)五十三岁,林则徐妻。

高步月   四十余岁,掌管河防设计的东河下南厅丞,后为河工。

     六十余岁,河南巡抚。

     三十余岁,兼管河务的河南开归陈许道道台,首席军机大臣穆

         彰阿之侄。

     黄河艄女。

     高步月之妻

     高步月之女。

王千总   抚衙门卫千总。

     黄河边开茶摊的百姓。

林四嫂   林四之妻。

     王鼎随从。

     老艄翁,官甲、乙、丙,护送差人甲、乙,报水快马差人,群

         众,兵勇差人等。

                          

幕后唱: 虎门销烟中外震,开封治水朝野钦。

         高歌一曲《黄河》愤,英雄共铸民族魂。

画外音   圣旨下!        

        (亮光显林则徐)

林则徐   万岁!

画外音   诏曰:前令林则徐赴粤查缴鸦片办理夷务,该员未能仰体上

         意,操持过急,措置失当,以致轻启边衅,误国病民。着即革

         去顶戴,从重发往伊犁赎罪效力,钦此!

林则徐   谢主隆恩!(脱冠)(灯灭)        

         (亮光现王鼎)

    臣,军机大臣,东阁大学士王鼎见驾!

画外音   王卿家,只因河南黄河决口,水淹五府二十三县,朕今命你为

         钦差大臣,即日带衔赴豫督修,钦限半年合龙,不得有误!

    陛下!愚臣不谙河务,那能堵口救灾,望陛下容臣保荐一人襄

         办。

画外音   谁?

    林则徐!

画外音   林则徐禁烟过激,边衅轻开,朕已昭示中外,将他发配伊犁。

         不准!

     若不准林则徐襄办,臣年老力衰,背患疖疮,诚恐难负圣命,

         甘愿卸职乞骸还乡,回归陕西,终老蒲城。

画外音   大胆! 

     为臣不敢。愚臣风烛残年,虽死何惜,河工关系万民安危,林

         则徐旧职东河,熟悉河务,有其襄办,则可无虑,如若不效,

         愚臣愿执其咎。

画外音   退朝!

   (跪步)陛下!陛下!陛下!(收光)

时  间:  一八四一年(清道光二十一年)夏。

地  点:  开封府城外黄河边。

         (幕开,黄河边,大溜虽过,低处依然浊流滚滚淹树绕屋,高处室残垣断

          井颓田荒,远处隐约可眺水浸浪逼的开封城。)

林则徐   (内唱)虎门销烟震夷胆,

         (林则徐在两差人护送下出)

          遣戍伊犁反蒙冤。

          五内俱焚忧外患,更痛中州被水淹。

          大丈夫何惧身遭贬,但愁国运时正艰。

          沿途惨景眼前现,哀鸿遍野呼苍天。

         (幕后传出灾民的哀怨声)

         (内唱)朝修河,暮修河,官府催工似阎罗。

                 血尽膏干肥大鳄,沃野变成鱼鳖窝。

林则徐  (唱)水浸浪逼民遭难,凄凄野哭阴风惨。

              流离失所屋被漫,浮尸横陈不忍观。

              堪叹华夏多灾患,黎庶困苦实可怜。

              补天无术空自怨,心似江海波浪翻。

差  甲   已到黄河渡口,请林大人过河。

林则徐   唤过渡船。

        (艄女丁娥英气勃勃地持木桨上)

差  甲   这一女子,你可摆渡?

丁  娥   正是。

差  甲   如此正好上船。

丁  娥   慢着。

差  乙   怎么?

丁  娥   农夫樵者免费,三教九流皆渡,本姑娘唯不渡......    

差  乙   谁呀?

丁  娥   唯不渡你官府公人。

差  甲   哎,官府守土安民,公人吃粮当差,你何以不渡?

丁  娥   呸!(唱)官府如匪行劫掠,公人似虎更凶恶。

差  乙   呀,你敢骂人!......(欲打)

丁  娥  (横桨)哼!

        (唱)任你猖狂桨由我,不渡公人奈我何!

差  甲   可恼!(也要动手)

林则徐  (上前)不可!

丁  娥  (端详)咦!你可是前任藩司林......     

林则徐   老汉正是林则徐。

丁  娥  (扑向林,哭倒)林青天......     

林则徐   呀!你是何人,缘何认得老汉?

丁  娥   我乃双狮口艄翁丁住之女丁娥。

林则徐   哦,看你浑身缟素,莫非丁住老丈他     

丁  娥   他,他......已含恨九泉。

林则徐   可是被灾?

丁  娥   大人,上月十六,千里堤决,万家被水,浪卷茅庐,涛冲墙壁,眼看父女

         逃生无路,爹爹抛橹令我逃生,可怜他眼睁睁被卷入洪涛,身丧波谷。

林则徐   可叹!那官府可曾勘灾堵口?

丁  娥   大人!

        (唱)未开言来满腔愤,官府做事缺人心。

              多少冤魂水中殒,不容亲人把尸寻。

              拉夫督工不治本,东堵西决水狂奔。

              惨重灾情不查问,趁灾搜刮恶十分。

              雪上加霜民难忍,啼饥号寒苦呻吟。

              可怜爹孤魂无依尸骨未见儿难认,

              遗恨千古泪纷纷。爹!

林则徐  (唱)听罢言不由人怒火万丈,恨贪官欺黎民太得猖狂。

              叹无有三寸柄权力在掌,犯我手定教尔俯首退赃。

         罢,丁娥姑娘,烦你摆渡过河。

丁  娥   大人何往?

林则徐   充军伊犁。

丁  娥   林大人,听说大人在广州烧鸦片,抗英军,百姓无不欢欣,于国有功,怎

         么反而充军?

林则徐  (长叹)咳!

        (林则徐步履沉沉,将上船,林汝舟内声:"爹爹住步"!)

差  甲   咦!林大人,夫人与大公子又来了。

林则徐  (惊讶)呀,江南已经作别,缘何又赶来此地?

郑夫人  (内唱)闻讯匆匆把路赶。(郑夫人与林汝舟上,丁娥难舍依依下。)

                心急如火莫迟延。勒马已至黄河岸,

林则徐  (接唱)夫人何事到此间?

郑夫人   有一喜讯特意赶来报知老爷。

林则徐   哦!

郑夫人   闻朝廷已准老爷戴罪效力,留此襄办河工,为妻特意赶来与老爷道贺。

林则徐   夫人以为可贺?

郑夫人   老爷(唱)罚不当罪遭谪贬,万里关山去戍边。

                   大漠荒凉风沙漫,怎不教人把心担。

                   君相恩深天有眼,幸能缓戍留河干。

                   襄办河务平水患,拯救灾民出深渊。

                   竣工有望获赦免,归隐林下享天年。

                   你我夫妻常相伴,忙里偷闲苦也甜。

林则徐  (摇头叹息)

郑夫人   哦,汝舟向翰林院续假伺亲已准。还带来福建莲子桂圆为老爷调补。(回

         首林则徐无动于衷)呀!老爷为何不以为然?

林汝舟   爹......     

郑夫人  (作色,截住)汝舟!

林则徐   咦?汝舟又有何言?

林汝舟   孩儿之见。爹当引疾告病致书婉辞,继续上路避世边陲。

林则徐  (沉吟)这告病婉辞?

林汝舟   对呀!

林则徐   这避世边陲?

郑夫人   不可!

林则徐  (唱)壮志未酬遭流放,突闻此讯又彷徨。

              是走是留心激荡,进退难决向何方?

林汝舟   爹!(唱)积弊如山河工险,侧身污淖陷泥潭。

                   人事如棋多变幻,况爹力衰两鬓斑。

         爹,孩儿途遇邓廷桢伯父,他老人家还有一信。

林则徐  (拆,念)"而今广州夷围未解,定海敌势更嚣,国事人事两难测,岂是我

         辈建功时,望吾弟如约载书出关开发边陲,且莫滞留河畔再惹是非

         ......"哎呀是呀!

        (唱)不可为,不可为,岂能怪亲友话安危。

              满怀心事去边陲,远离是非防不测。

         上船过河!

郑夫人   慢!老爷可知留办河工是谁奏荐?

林则徐   谁?

郑夫人   乃是此番钦命督修决口的钦差大臣王鼎王老中堂。

林则徐   啊!单派不谙河工的王中堂督办,朝廷必定另有寓意。

林汝舟   只因王老伯父在朝力阻和议,每每与穆彰阿议事相左,故有此命。

郑夫人   老爷,王老中堂忧国之心感天动地,举才荐贤不遗余力,不顾身家性命扯

         龙袍抛冠带力荐老爷,如今他独领钦命,茫然无助,老爷何忍弃他而去,

         让王老中堂彷徨河上,独受煎熬?

林则徐   这......     

        (高妻疯疯颠颠上。)

高  妻   哈哈哈......群狼吃肉狗争骨,黄牛吃草鼠偷谷。(冲向林则徐)呀,

         你,你......      

        (林四嫂、林四随上)

林四嫂   高大嫂,高大嫂!(拖住高妻,回头对林则徐)这位客官请原谅,她丈夫

         被人陷害,给气疯了。

林  四   大嫂呀,千万不要这样,官府老爷知道了吃罪不起。

林四嫂   林四呀,你去告知小兰,说她娘在这里。

林  四   好,我也要回去照看茶摊。

         咳!虎狼满街走,有天没日头。(下)

        (高妻又发作,奔下)。

林则徐  (不忍心)慢,请问这位大嫂,她是何人?为何这般模样?

林四嫂   嗨呀客官,说起这位大嫂,她丈夫是当今东河下南厅丞,治河实是内行,

         这回决口只怪贪官,哪里晓得反倒栽赃说他规划画错,咳!

林则徐   所说这位大嫂可是高家?

林四嫂   是呀!

林则徐   其夫对河情了如指掌?

林四嫂   不错,黄河共有几道湾,一年能发几回水,都在他心中。

林则徐   就是性情刚直,往往与上司执拗?

林四嫂   都不错。

林则徐   大嫂,这位下南厅丞可是名唤高步月?

林四嫂   客官你认识他?

林汝舟   爹,莫不是当年与爹爹诗酒往还的河务工正高叔父?

        (一阵锣声,一队差人押披枷戴锁的高步月上)

差  人  (敲锣,拖长音平板地喊)罪犯步月,筹划差错,失职枷号,示儆四

         乡......     

林则徐  (脱口喊)步月!

高步月  (抬头见林,忙低头而过)......     

林则徐  (抢上两步拦住)步翁,你可认得林某?

高步月  (略一迟疑,机械地)步月有罪,罪该万死!

林则徐   何必矫情!(再拦)你难道甘愿坐罪?

高步月   (沉痛地)豺狼当道,狐鼠横行,不甘坐罪又该如何?明公已成危卵,莫

         为区区步月卷入旋涡。

差  人   走!

         (高妻与小兰奔上,丁娥、艄翁、林四等人随上)。

小  兰   爹!娘在这里!

高  妻   哈哈,天变地,地变天,菩萨下地狱,小鬼上西天,     

         (差人驱开步月妻女,又押步月下)。

林  四   天哪!高厅丞遭此冤陷,何日才能河归故道!

林四嫂   是呀!筑坝、抢险、编埽、分流,谁能比得上高厅丞!

丁  娥   看来官府根本无心治河。

老艄翁   恨不能用我老汉换回高厅丞啊!

林则徐   可叹啊!可恼!不用治河干才,这河患怎能降伏!黎民怎得安生!

郑夫人   老爷说的是啊,眼下制服河患,需人正急,王老中堂在圣驾面前极力荐举

         老爷襄办河务,也是此意,望老爷三思。

众       (跪求)林大人 ......    

林则徐   这......(扶起老者)哎呀......     

        (唱)众父老挽留道旁跪,令人肠断心如椎。

              面对此情深有愧,林某何能又何德。

              中堂深恩怎相违,乡民祈求望所归。

              罢罢罢留汴来治水,愿与万民共安危。

        (喝道声近,一队兵勇清道过场。众下。)

王  鼎  (内唱)奉皇旨离京都开封治水,(上)

                此一去身系着万民安危。

                叹大河马脱缰难以应对,除水患缚蛟龙众望所归。

                最担心我朝中肆虐鼠辈,害忠良主议和投降误国。

                恨无有分身术两全其美,朝在京暮在汴事事皆遂。

中  军   钦差上辕,肃静回避!

        (林汝舟内音:"是王老伯父,爹爹莫若暂避不见")

林则徐  (趋出)参见王老中堂!

中  军   何人挡道?

林则徐   已革两广总督罪员林则徐禀到!

王  鼎   快快下轿,快快下轿!(踉跄出轿)少穆哪里,少穆哪里?

        (挽住林则徐,一语哽咽)少穆!

林则徐   大人......(抱住王鼎)

幕后唱: 万感苍茫日,相逢一语无。

         河干遇知己,风雨上歧途。(灯暗)



最新评论

联系方式|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PC版|站点统计|福建闽剧网 福州闽剧 ( 京ICP备09042978号-1  

GMT+8, 2017-6-28 16:40 , Processed in 0.448251 second(s), 2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