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闽剧网

 找回密码
 请用中文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福建闽剧网 闽剧研究 剧本交流 查看内容

新编古装闽剧《贬官记》剧本一

2011-8-22 14:59| 发布者: 剧团二伯| 查看: 1906| 评论: 0

 

编剧 陈灿霞,黎秀珍,梁中秋

改编 吴永艺

时 间: 不知哪朝哪代。

地 点: 子虚府乌有县。

人 物:

边一笑———县令

崔云龙———三省巡按

张岫玉———边一笑之妻

艾春兰———民妇

金大贤———知府

秋 菊———丫环

茶博士———茶店主

王 虚———公差

李 实———公差

刘 强———金大贤之外甥

赖通判, 胡守备, 周驿臣, 茶客甲、乙, 家院,衙役,校卫,群众若干

丑行名家 朱善根 饰 演边一笑

青年演员 陈洪翔 饰演 崔云龙

 

第一场

    〔幕启。

〔幕后传来“咚咚咚”的击鼓声。

〔王虚从一旁伸出头来,李实从另一旁伸出头来。

〔艾春兰幕内声:“冤枉!”上。

艾春兰 太爷冤枉啊!

王 虚 这位小女子,你举起头来看看,我这模样可像县太爷?

艾春兰 啊?

李 实 嘻⋯⋯

艾春兰 太爷冤枉哪!

李 实 我、我、我也是县太爷?

艾春兰 啊? 二位都不是县太爷,那太爷呢?

王 虚 你出门没看时辰,买卖没市,看病没医生,告状遇上县衙的看门神。

李 实 告诉你,前任太爷七品升四品,威风凛凛到子虚府赴任去了。

王 虚 新任太爷不知是怕羞不敢来,还是⋯⋯你还是选个好日子再来吧!

李 实 对对对,你还是选个好日子再来吧!

艾春兰 三林夫呀⋯⋯(哭下)

李 实 我说王虚老兄呀,新太爷啥时候到?

王 虚 李实小弟呀,听说新太爷原是个四品知府,只因娶了青楼女子为妻,被巡按大人贬到这乌有县来。听说他会玩会乐,会唱曲会吹箫,还听说他一见美女就眼发直,是一只花⋯⋯花蝴蝶!

 

〔幕内声:“新任太爷到!”边一笑、张岫玉、秋菊上,家院随上。

边一笑 (唱) 娶青楼丢去了四品知府,贬乌有却做了七品县官。

王 虚 

李 实 小的迎接太爷。(跪接)

边一笑 免了,免了。起来,起来。

王 虚 

李 实 谢太爷。(起来)

〔边一笑示意王虚、李实向张岫玉下跪。

王 虚 

李 实 是。小的拜见夫人。

张岫玉 免礼,起来。

边一笑 夫人,下官离任之时有人哭送,今日上任有人笑迎,看来这威风还在!

张岫玉 (一笑,内疚地) 老爷,只因娶了妾身为妻,害得你贬了官。

边一笑 不不不,你因家门不幸才沦落风尘,是个美貌才女,我救你出火坑,何过之有?

张岫玉 那巡按谅必以为,你既娶青楼女子为妻,定是昏官。

边一笑 哼,巡按无知,我爱美而不丧志,是廉官!

张岫玉 既是廉官自然该贬!

边一笑 哦,廉官该贬? 哈⋯⋯



 

夫人
 

〔突然又传来“咚咚咚”的击鼓声。

〔艾春兰幕内声:“冤枉哪!”

边一笑 哈哈,下官马未停蹄就有人击鼓喊冤,看来这小小衙门倒是生意兴隆啊!来,传击鼓人!

张岫玉 慢,老爷你一路劳累,还是明日再审吧!

边一笑 夫人哪,三月前你我成婚之日,你要我做一辈子清官。吃了皇家五斗米,要解百姓千家愁。

张岫玉 (无奈地) 你呀,还是个“贱官”。

边一笑 “贱官”夫人请。

〔张岫玉与秋菊下,家院随下。

边一笑 来呀,传击鼓人。升堂!

 

〔众衙役上。

众衙役 嗬! (摆班)

〔艾春兰上。

艾春兰 太爷,冤枉、冤枉、冤枉呀!

边一笑 小民妇有何冤枉慢慢说来。

艾春兰 太爷呀! (唱)

小民妇艾春兰,

配夫三林住东关。

贩茶为生家小康,

夫唱妇随情绵绵。

三林贩茶昨夜归,

正遇盗贼闯庭院。

可怜他捉贼未成身先死,

青天老爷作公断!

 

 

边一笑 (见艾春兰貌一怔) 哎呀呀,美哉少妇,俏哉少妇!   

    〔众衙役耳语偷笑。

边一笑 笑什么? 站好! 小民妇,你可曾看清凶手面目?

艾春兰 月黑风高看不清。

边一笑 他⋯⋯


〔家院幕内声:“报!”急上。

家 院 禀老爷,三省巡按已到乌有县境,知府大人命老爷长亭迎候。

边一笑 三省巡按?

家 院 就是贬老爷官职的那个崔云龙!

边一笑 哎呀呸! (唱)

提起巡按气儿短,

崔云龙与我结下了不解之缘。

巡按官威丑少妇容颜美,

她人命关天重于接巡按。

我偏偏先审官司后参见,

看你再贬我什么官?

来呀,随太爷前去验尸。

众衙役 太爷!

边一笑 小民妇,走!

艾春兰 谢太爷!

众衙役 太爷⋯⋯

边一笑 走!

〔灯暗。

 

评:这场戏初步明白边一笑为何被贬,怎样与三省巡按结了梁子,以及艾春兰这个案子的初步呈现。看边一笑在升堂中的表现,看到美艳女子眼就发直,确实爱美,无怪于被人们称为“花蝴蝶”。不接巡接去办案,初看有点美色的成分在,但细想既有对巡按的不满,更大的成分在于重民情轻官威。极想知道后来的故事,原本就对边一笑无好感的巡按见他不去迎接,生疑,会不会采取什么行动?太爷又将如何应对?如何办案?往下看……

第二场

    〔舞台前区灯亮。

〔王虚、李实上。

王 虚 (念) 巡按出京,山摇地动,

李 实 (念) 迎迎送送,八面玲珑。

王 虚 (念) 新任太爷色迷心窍,

李 实 (念) 巡按过境不去迎送。

王 虚 (念) 昨天东查西问不停步,

李 实 (念) 今日又累得咱汗流气喘脚腿松!

王 虚 

李 实 太爷,太爷⋯⋯太爷在何处?

李 实 该不会又去寻花问柳吧?

王 虚 看他办案真入迷,应该无心再去寻花问柳。

王 虚 

李 实 太爷,太爷⋯⋯唉! (下)

〔舞台灯亮。常来茶坊。茶客甲、乙在喝酒。

〔边一笑幕内声:“看相算命 !”上。

边一笑 (唱)

初到乌有察案情,

谁识我县令微服行。

茶坊最多知情客,

入境问俗品香茗。

店家哪里?

〔茶博士内应:“来了!”急上。

茶博士 客官,小店备有好酒好菜,请客官点选。

边一笑 哦,茶坊卖酒?

茶博士 客官,只因好茶缺货。

边一笑 也罢,来土酒二斤,海味一碟。

茶博士 就来了。(下)


 

〔崔云龙幕内声:“卖膏药 !”上。

崔云龙 (唱)

初到乌有察官声,

谁识我巡按微服行。

清吏治将一笑贬为县令,

他竟然心不服不肯出迎。

他定是好色徒品行不正,

又怎会勤王政廉洁忠诚?

担心他怀怨恨玩忽职守,

倘如此岂不是苦了黎民。

事非小我定要看个究竟,

因此上假扮作江湖医生。

店家哪里?

〔茶博士内声:“来了!”上。

茶博士 客官,要什么酒菜?

崔云龙 哦,茶坊卖酒? 也罢,我要佳酿半斤,山珍一盘。

茶博士 就来了。(下)

〔边一笑与崔云龙互相窥视。

〔茶博士复上。

茶博士 酒菜来了,客官请用。

崔云龙 先生看相算命,我卖膏药,都是江湖兄弟,来来来,共享共享!

边一笑 对对对,共享共享!



茶客乙 喂,二位客官,乌有县有一奇闻可曾听说?

边一笑 

崔云龙 哦?

茶客乙 四品知府因娶青楼女子为妻被贬为七品县令,你们说稀奇不稀奇?

崔云龙 稀奇,稀奇。

边一笑 不稀奇。

茶客乙 有趣不有趣?

崔云龙 有趣,有趣。

边一笑 你说有啥趣?

崔云龙 嗯?



 〔幕内传来送葬的哭声,艾春兰内喊:

“哎呀,三林夫呀⋯⋯”

〔茶博士暗中拭泪。

茶客甲 我看,她不像在哭倒像在唱。

茶客乙 嗯,哭得还挺像。

边一笑 (故意逗话) 哎,人家死了丈夫自然伤心落泪,今后无依无靠,难免⋯⋯

茶客乙 呵呵,无依无靠,我看靠得紧哩!

边一笑 和谁靠得紧呀?

茶客乙 这,这⋯⋯

茶客甲 此事店家会较清楚。(对茶博士) 你说是呀?

茶博士 我、我⋯⋯唉!

边一笑 店家,将此事说与我等听听好吗?

众 人 对对,你说来与我等听听。

茶博士 嗯,没没没⋯⋯(下)

茶客甲 你瞧,他还怕露馅。

茶客乙 听说县太爷验尸也验不出个名堂,只验出死者手上有几个牙印,这有什么用呢? 我看那县太爷是审不了这个案子 !

边一笑 哦? 县太爷审不了这个案子是吗?

崔云龙 莫非县太爷与凶手有亲? 有故?

茶客乙 不是,你们听。(念)

爱花的官审不了花花案,

风流官可怜风流汉。

茶客甲 不! (念)

他东关验尸有人见,

不接巡按审命案。

道听途说不足信,

我看他倒像一个父母官。

边一笑 父母官?

茶客甲 父母官!

边一笑 (暗自得意) 哈哈⋯⋯

崔云龙 (旁白) 为何他听说像个父母官,暗暗发笑,他是何人?

茶客乙 先生,你既会看相算命,能不能卜一卜,那凶手到底是谁?

边一笑 这茶店卖酒不卖茶,在此店卜凶手定能灵验,叫店家点香来。

茶客甲 好,店家,店家。

〔茶博士上。

茶客甲 快点香来,让这位先生卜一卜凶手是谁。

茶博士 你们不要把人命案在我店里做儿戏,我可伺候不了你们这些大贵客。

茶客甲

乙  怎么,想逐我们?

茶客甲 叫你连酒都卖不成。

茶客乙 我们走! (与茶客甲下)

茶博士 客官,客官⋯⋯

 

崔云龙 (看看茶博士,再看看边一笑,旁白) 他定与案子有关。他是否新县令微服察访? 嗯⋯⋯(近前) 店家。(无意碰到茶博士腰间)

茶博士 哎哟! 你做什么⋯⋯(扶腰)

崔云龙 哦? 你身上有伤?

茶博士 啊⋯⋯是是,腰是有点疼。

崔云龙 不止腰疼吧?

茶博士 这⋯⋯

边一笑 哎呀呀! 你看你看,你呀! (唱) 卜吉凶看五官印堂发暗———

茶博士 哦?

崔云龙 (唱) 脸发青病垂危外强中干。

茶博士 啊!

边一笑 (唱) 劫与难就在你身上相缠———

茶博士 这⋯⋯

崔云龙 (唱) 伤与病痛难忍忧郁伤肝。

茶博士 哎呀!

边一笑 

崔云龙 你若真情相告———

边一笑 (唱) 我为你解劫难,让你时来运转。

崔云龙 (唱) 我为你细调治,让你身体康安。

边一笑 若不实言,就是欺瞒神明,你、你、你,唉! (唱)灭顶之灾———

崔云龙 (唱) 暴病身亡———

边一笑 

崔云龙 (唱) 一命呜呼赴黄泉!

茶博士 哎呀,二位可知,这茶店为什么卖酒不卖茶?

边一笑

崔云龙 你快快说来!

茶博士 我说,我说! (唱)

常三林是我大恩人,

这茶坊全靠他出本经营。

他贩茶还能制香茗,

我买茶常进他门庭。

前夜晚,茶店关门近三更,

为买茶,我又去找常三林。

只见他家门关得紧,

且听得门内打架声。

进不了大门我把墙登,

我爬上墙头往下一看哪⋯⋯

边一笑 

崔云龙 看见什么?

茶博士 (唱) 一男一女起狠心,挥拳又舞棍,打死常三林!

边一笑 你就该跳下去抓住凶手。

茶博士 我,我怕⋯⋯

边一笑 

崔云龙 你可曾看清那男人的面目?

茶博士 (念) 见惨状我掉了魂,猛一跤跌在墙外昏沉沉。昏沉沉,到天明,浑身青紫腰腿疼。头还在昏⋯⋯

边一笑 

崔云龙 那为啥不出首呈告?

茶博士 我⋯⋯唉! (唱)

一没凶手,二没证,

弄不好污水当头淋。

怕惹祸做了亏心事,

求二位救苦救难救小人!

〔王虚、李实匆匆上。

王 虚

李 实 店家,店家。

茶博士 (一惊) 哦,公差来了!

王 虚 

李 实 太爷。

茶博士 太爷?

边一笑 (指茶博士) 来,将他带走。



 崔云龙 慢,捉拿店家,打草惊蛇,你真糊涂呀!

边一笑 嗯,你是何人? 竟敢教示本太爷?

崔云龙 噢噢,小医失礼,小医失礼了!

边一笑 看你还有两下子,来来,随我回府再说。

崔云龙 随你回府? 嗯⋯⋯

边一笑 将他带走!

王 虚 

李 实 是。

边一笑 (对崔云龙) 来,随我来!

〔灯暗。

 

评:一个扮作算命先生微服查案,一个扮作江湖医生密查官声。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一个不满,一个不服。这两个朝廷命官狭路相逢在茶馆,一搭一唱一和,好戏开锣。同审店家,一个见才爱才,带回府中;一个深入虎穴,见机行事,将案情,矛盾深入展开,引人入胜。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陈洪翔一出场就给人以“惊艳”,就像越女剑说的那样:他气质儒雅、玉树临风,眉梢眼角皆会做戏,尤其是那低眉抿唇一笑,虽然略过柔美,却风流秀雅得实实打动人心;他身段规范,一举手一投足都谨合法度,却又自然流畅,舒展大方,观之有如行云流水,尤其是一提戏服下摆、急急而行时,更显文士之秀。整场看去,手眼身法步的修炼和配合、对亦喜亦庄的角色的把握,已经达到了非常不俗的水准。这点深表赞同,特别是在于观众交流的目光中,那种私访巡按特有的底气与自信不言而表,爱煞!

第三场

    〔紧接前场。

〔舞台灯亮。后衙,桌上摆着饭菜。

张岫玉 (唱)

老爷才上任忙不停,

审案子查隐情累得头晕晕。

巧周旋送走了怒气冲冲的金知府,

回身怪我那不识时务的傻夫君。

上司不通情理不解人意,

谁体谅你火辣辣一颗赤子心。

〔秋菊上。

秋 菊 夫人,知府大人走了,你还在生气? 夫人,我把饭菜再热一热。

张岫玉 慢,秋菊你坐下。

秋 菊 我⋯⋯

张岫玉 坐呀,来,喝杯酒。

秋 菊 夫人。

张岫玉 吃呀,吃呀! 唉! (唱)

老爷他不知晓官场逢迎,

更恐他办案忙劳累伤身。

酒难饮菜无味令我生嗔,

饿坏那不知回家的边火神!


〔边一笑上。

边一笑 哎哟哟,累死我了⋯⋯

秋 菊 老爷呀⋯⋯

张岫玉 秋菊。

秋 菊 夫人。

边一笑 哦,你们吃饭。秋菊,快斟杯酒来!

秋 菊 是。(斟酒) 老爷,这酒菜是夫人特地为你准备的。

张岫玉 慢,这酒⋯⋯这酒不是给他喝的。

秋 菊 老爷,夫人说,这酒不是给老爷喝的。

(递酒)

边一笑 哦⋯⋯(接酒喝下) 没喝,我没喝。嘻嘻⋯⋯夫人,我又让你生气啦?

张岫玉 唉,你呀! (唱)

好一个青天贬县令,

审案审得迷了魂。

巡按过境你失迎候,

知府登门你没人影。

可惜上司不公正,

贬官降职伤人心,伤人心。

边一笑 (唱)

大官小官都是官,

七品八品总算个品,

若非来了贬县令,

无头命案谁来审?

张岫玉 阿呀呀,你倒越贬越得意? 秋菊收起酒菜,让他饿,饿够了或许会清醒些。

边一笑 我的好夫人呀,下官不饿也清醒。夫人请坐,我来问你,下官未贬之时是几品?

张岫玉 四品。

边一笑 现在呢?

张岫玉 小小七品。

边一笑 你来算算,五品,六品,七品,这不多了三品吗?

张岫玉 (想笑又止住) 你呀,真不害臊!



 边一笑 夫人,今日私访还借助一位郎中之力,才迫使店家道出真情。(耳语)

张岫玉 哦,竟有如此不凡的郎中?

边一笑 我看此人仪表堂堂,举止谈吐非同一般,我想栽培他。

张岫玉 如今人呢?

边一笑 秋菊,有请郎中先生。

秋 菊 有请郎中先生。

〔崔云龙幕内声:“来了!”上。

崔云龙 (唱)

贬官察访倒是认真,

捉拿店家却欠谨慎。

顺水推舟我衙门进,

察一察,花花官与他的青楼夫人。

 

参见太爷。

边一笑 这是夫人。

崔云龙 参见夫人。

张岫玉 免礼。

崔云龙 (旁白) 她果然美貌!

张岫玉 先生一表人材,恰如玉树临风!

崔云龙 (旁白) 一见面就称赞男人,轻浮!

张岫玉 请问先生尊姓大名,为何流落江湖?

崔云龙 小医姓崔名成。

张岫玉 哦,崔成。    

崔云龙 正是。(唱)

命中无缘登青云,

弃家行医度营生。

莫道江湖多辛苦,

遨游四海舒豪情。

张岫玉 先生屈才、屈才了。

崔云龙 不敢,不敢。

边一笑 崔成,下官看你实可栽培,想收你为学生,你看如何?

崔云龙 (旁白) ,一个堂堂的巡按却给县太爷当学生,真是天下奇闻!

边一笑 你留在衙内,随我办事,我会好好栽培你,怎么样?

崔云龙 好好,多谢老师栽培!

边一笑 哈⋯⋯

张岫玉 你这个贬官呀!

边一笑 对了崔成,你还没叫师娘。

崔云龙 什么?

边一笑 你还没叫师娘,快叫师娘。

崔云龙 这⋯⋯(旁白) 本按怎能叫青楼女子师娘?

张岫玉 (觉察崔云龙不愿叫,婉转地) 崔成,你可听过一首诗?

崔云龙 什么诗?

张岫玉 有女也念娘,无女也念良。昔日他(指边一笑)思娘,今旦你师良。我老爷是说,你师乃是贤良之官,因此叫“师良”。

崔云龙 阿呀呀, (旁白) 没想到,青楼女子竟如此高才!

张岫玉 秋菊,备好酒好菜,款待崔成。

边一笑 对对对,酒要陈年佳酿,菜要精挑细炒,好好款待。

秋 菊 是,崔成随我来。(下)

崔云龙 多谢太爷、夫人! (随秋菊下)

张岫玉 (斟酒) 老爷,为你得到一位好学生,先敬你一杯。

边一笑 嘿嘿,我早就知道,夫人一向最疼我。(唱)

谢夫人,斟美酒,

此酒解愁也解忧。

今后贬字休上口,

莫使白了贤妻的头。

张岫玉 (唱)

人生荣辱难强求,

我不为升贬作喜忧。

怨的是官场无人识良莠,

却落得清名未留浊名留。

边一笑 (大笑) 哈⋯⋯(唱)

哈哈一笑解千愁,

我上不亏天,下不负地,

管什么升升贬贬,

沉沉浮浮有何忧?

张岫玉 (唱)

君心如镜明清清,

恕我失言错怨尤。

但愿无头命案早得手,

妾为你唱一曲相慰酬!

(与边一笑亲热)

〔崔云龙上,看见边一笑与张岫玉在亲热,摇头之后,一声咳嗽。边一笑闻声走出屏风。



 边一笑 崔成呀,你是否还以为,我抓了店家是糊涂之举?

崔云龙 (冷笑) 难道你这不是在打草惊蛇吗?

边一笑 哈哈⋯⋯我是担心店家走漏风声,被人灭口,才把他抓进衙门。

崔云龙 哦, (旁白) 原来如此。

边一笑 你说我糊涂不糊涂?

崔云龙 不糊涂,不糊涂。

边一笑 崔成呀,来来来,老师再考考你,下一步该怎么办?

崔云龙 依学生之见,老师既然已经将店家留在衙中,就该对外四处扬言凶手已经缉拿归案,真凶就放心露面了。

边一笑 你是说引蛇出洞?

崔云龙 引蛇出洞。

 

边一笑 好,高才,高才! 哈⋯⋯夫人,这后生可当七品县令。

张岫玉 我看可当四品知府。

边一笑 就是做了三省巡按,也比那个崔云龙强!

崔云龙 哼嗯!

边一笑 崔成,一夸你可当大官你就发官威?

崔云龙 噢噢,太爷,此计可行?

边一笑 可行,可行。

崔云龙 好呀,此计可行,就看太爷你了。

边一笑 好,那就看老师的! 哈哈⋯⋯

〔灯暗。

评:这场一开始描写夫人生气,气太爷不知晓官场逢迎,更恐办案忙劳累伤身。这不太爷拖着疲惫的身体进入内堂,这官服一脱,光头素衣很有居家男人的味道。见夫人生气,连忙笑脸相迎。这光景可以看出这位太爷极疼夫人,又风趣幽默;对待官场升贬,能怡然自得;办案认真,不愧是一名好官好夫君!

见才爱才,收江湖医生为学生,好生栽培,却不知此学生就是贬他的三省巡按。巡按初识太爷,见他办案认真,好感一增;见夫人才情,好感二增;从打草惊蛇到怕人灭口,深思熟虑,好感三也;一提到太爷说崔支龙,不经意间流露官威,很符当时当景;特别是最后一幕太爷“不小心”凳子踩了巡按的脚,他也毫不示弱,让太爷来个四脚朝天,不尽让巡按这个形象生动活泼起来,有趣得紧!

最新评论

QQ|联系方式|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PC版|站点统计|福建闽剧网 福州闽剧 京ICP备09042978号-1

GMT+8, 2022-8-9 06:23 , Processed in 0.10299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