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闽剧网

 找回密码
 请用中文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福建闽剧网 闽剧研究 剧本交流 查看内容

新编古装闽剧《贬官记》剧本二

2011-8-22 15:04| 发布者: 剧团二伯| 查看: 1671| 评论: 0

第四场

    〔数日后,夜间。

〔舞台灯亮。艾春兰家。

艾春兰 (唱)

心焦急,盼他来,

眼望穿,人发呆。

等他七天如七载,

独守空房苦难挨。

(张望,失望) 唉,这胆小鬼,今晚怕又不会来了。(唱)

心灰意冷步难迈———



〔刘强上。

刘 强 (接唱) 粉蝶无声采花来。

(窥探,暗随艾春兰进门)

艾春兰 (关门,回身忽见刘强,大惊,连连叩头) 我的好三林,我不是存心害你,你饶了我,饶了我⋯⋯

刘 强 嘻⋯⋯我的心肝宝贝!

艾春兰 啊,是你? 你是想吓死我吗? (与刘强拥抱)


 

〔埋伏在屋外的边一笑、崔云龙、王虚、

李实及衙役等上。

王 虚 

李 实 太爷,定是凶手来了,待我们将他捉拿!

边一笑 慢! 你们凭何证实来者就是凶手? 若不是,岂不是冤枉那小民妇?

王 虚 

李 实 这⋯⋯

边一笑 崔成,你年轻手脚敏捷,从墙头翻进,察看虚实。

崔云龙 不,是君子,岂做那钻穴逾墙之事。

边一笑 你不肯,我自己来。你们在外等候。

众 人 嗯。(隐下)

〔边一笑翻墙进,窃听。

艾春兰 相公呀,听说县太爷已错拿凶手,我们已无事,你该快来娶我呀,嗯———

刘 强 哎呀你别心急,还得避避风头呀!

艾春兰 你有舅舅做靠山,还避什么风头?

刘 强 虽有靠山,但眼前巡按已到乌有县,千万要小心。

艾春兰 小心,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小心了? 当初谁有你胆子大,敢活活地把人打死!

刘 强 当初若不是你咬三林一下,让他松开手,我又如何能将他打死?

艾春兰 (掩刘强的嘴) 嗯⋯⋯我咬他也是为了你。你要叫我等到哪年哪月?

刘 强 快了,快了。只要巡按一走,那个草包县令就好对付。听说他也是个寻花问柳的老手,谅他不敢把我怎样!

边一笑 气死我也! 奸夫淫妇,哪里走! (一气之下撞门而入,趴到地上)

刘 强 你是何人?

边一笑 我、我⋯⋯(挣扎而起) 我是⋯⋯乌有县令。

刘 强 啊?

〔边一笑扭住刘强,两人搏斗。艾春兰咬边一笑,边一笑松手。

艾春兰 (推刘强) 你快走。

边一笑 (大叫) 崔成快来!

〔刘强操洗衣棍朝边一笑头上砸去,边一笑一阵晕眩。崔云龙、王虚、李实等闻声急上。刘强翻墙下。崔云龙等见边一笑抱住艾春兰,都愣住。

边一笑 你们为啥发愣? 快追!

王 虚 

李 实 是。(追下)

崔云龙 来呀,将她带往公堂!

边一笑 带往公堂!    

衙 役 是。

边一笑 (伤痛) 哎哟⋯⋯

〔灯暗。

评:引蛇出洞,夜探凶宅,太爷越墙以探虚实。不想气极之际爆露身份,被刘强棒打晕眩,无意间抱住艾春兰,这一幕正好被巡按等人看到,哈,这“花蝴蝶”越来越响了,亲眼所见,何时能说清噢?

 

第五场

    〔灯复明,紧接前场。县衙二堂。

〔张岫玉为边一笑捶腰。

边一笑 哎哟⋯⋯哎哟⋯⋯

张岫玉 老爷,看你这般模样,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边一笑 夫人呀,我爬墙。

张岫玉 你爬墙去做什么?

边一笑 爬墙去捉奸夫淫妇。

张岫玉 什么?

边一笑 我要亲耳听听,亲眼所见,才不会冤枉好人!

张岫玉 你呀你,爬墙去看那种事? 也不怕人家笑!


边一笑 哎哟⋯⋯哎哟⋯⋯(发现手上的牙痕)哈哈⋯⋯哇哈⋯⋯

秋 菊 糟了,糟了! 夫人,老爷是不是被人打成疯癫了?

边一笑 (突然停住) 崔成,前日验尸,死者手上也有三个牙痕是吗?

崔云龙 是,验单在此。

边一笑 (对牙痕) 果然一模一样! 崔成,叫你爬墙你怕犯忌,如今怎样? 呵呵, (扬着验单) 这叫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看到了吗?

崔云龙 这⋯⋯(双关地) 看到了,我全看到了!哈⋯⋯

边一笑 要想当官就要学,处处留心皆学问,切莫自以为是,懂了吗?

崔云龙 懂了,懂了,只是这些高招学生恐怕学不来。

边一笑 别谦虚嘛,慢慢学就会了。来来,提我官服,升堂! 哎哟⋯⋯

张岫玉 老爷伤痛未止,怎能上堂?

边一笑 凶手已经拿到,难道不审吗?

崔云龙 太爷,还是明日再审吧!

边一笑 明日再审,那怎么能行? 崔成,老爷有心栽培你,今天就让你尝尝当官的滋味儿。你穿上我的官服,代我审案。

崔云龙 (旁白) 哦,又是胡来!

边一笑 怎么样?

崔云龙 学生不敢,学生不敢。

边一笑 这个案子,前前后后,你都知道,你就假作太爷审案。

崔云龙 (旁白) 他是何用意? 莫非想借我手保护艾春兰? 太爷,学生审不得。

边一笑 审得。

崔云龙 审得? (旁白) 好,我就借审案,试试他。

张岫玉 崔成不用怕,老爷会教你。

崔云龙 既蒙抬举,敢不从命。

边一笑 来,快帮崔成穿上官服。

张岫玉 

秋 菊 是。

边一笑 (唱) 神莫慌,心莫惊,

张岫玉 

秋 菊 (唱) 穿上它威风凛凛正七品。

边一笑 (唱) 千斤重担拜托你代为担承,

张岫玉 (唱) 邯郸学步,你要小心。

边一笑 (唱) 认认真真,大大方方,

张岫玉 (唱) 潇潇洒洒,精精神神!

〔崔云龙穿好官服。

边一笑 哈哈⋯⋯崔成,你学老师的官步,走几下给老师看看。

崔云龙 学生遵命。(学走边一笑的官步)

边一笑 

张岫玉

秋 菊 好呀,好呀!

崔云龙 多谢老师!

张岫玉 崔成呀,这官服一穿,平添了几分英气,我看你是时运未通,风雷一起,定然成龙!

边一笑 (不免几分醋意) 嗯嗯⋯⋯夫人呀,你先退下。

〔张岫玉下,秋菊随下。

边一笑 崔成哪,初坐公堂,要秉公而断,依法而判。在审案之时,胆要大,心要细,我在背后会指点你的,你一听见笑声就停止。放心吧,年轻人!

崔云龙 学生记住了。

〔边一笑走入屏风后。

崔云龙 一个堂堂的巡按竟被他“贬”为县令⋯⋯(唱)

好一个荒唐边一笑,

七品官服加我身。

他是否借手保淫妇?

我一时难辨假与真。

升堂! (唱)

我就借审此花花案,

试看他究竟何用心?

〔衙役持棍上,摆班。

〔王虚、李实内喊:“报!”冲上。

王 虚 

李 实 启禀太爷!

崔云龙 跪下说话!

王 虚 

李 实 咦,是他? 哼,你算哪路英雄?

王 虚 猴戴帽不像人形。

李 实 脚踩马屎借官势!

王 虚 

李 实 我俩给你跪下?

崔云龙 大胆狗奴才,竟敢藐视本县? 来,与我打,与我打!

边一笑 慢! (冲出来) 别打别打! (向崔云龙)

自己人,说清楚不就没事了。(向王虚、李实) 他替太爷审案,他就是太爷。

王 虚 

李 实 小人不知。

边一笑 王虚、李实,凶手可曾抓到?

王 虚 

李 实 禀太爷⋯⋯

崔云龙 嗯,太爷,是你审还是我审?

边一笑 哦,忘记了,你审,你审! (向王虚、李实) 你们要听他的。(又入屏风后)

崔云龙 王虚、李实,奸夫可曾捉到?

王 虚 禀太爷,奸夫已经逃了⋯⋯

崔云龙 逃往何处?

李 实 他熟门熟路,逃进知府衙门了。

崔云龙 你说什么?

王 虚 

李 实 他逃进知府衙门了,我们不敢进去。

崔云龙 哦? 莫非⋯⋯王虚、李实,命你二人暗中察看,一有动静,立即来报,不得有误!

王 虚 

李 实 是。(欲下)

〔边一笑在屏风后高兴得手舞足蹈,发出一阵笑声。

崔云龙 (闻声) 回来!

王 虚 

李 实 为什么?

崔云龙 不要去了。

王 虚 

李 实 奸夫跑了怎么办?

崔云龙 我也不知呀!

边一笑 (又急出) 谁说不要去? 快去,快去,别让凶手溜了!     

王 虚 

李 实 是。(下)

崔云龙 老师不是与我约好发笑就停止吗?

边一笑 哎呀不是不是,崔成呀,刚才你办得好,老师一时高兴,不由自主发笑,不是叫你停止。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崔云龙 老师,接下来是不是该审问艾春兰了?

边一笑 当然的,当然的。

崔云龙 学生遵命。

边一笑 崔成呀,那小女子若是不招,你可千万别严刑拷打,最好吓唬吓唬她,反正是要按律定罪的。唉,这么漂亮的女子要是被打得皮开肉绽,实在可惜可叹也!

崔云龙 哦? 是,是。

边一笑 好,你审,你审。(又入屏风后)

崔云龙 来呀! 带艾春兰!

〔衙役带艾春兰上。

艾春兰 (唱)

好梦未成祸先降,

铁索锒铛上公堂。

迟迟走,细细想⋯⋯

且来个装痴作呆把真情隐藏。

太爷,民妇冤枉,请为民妇做主呀!

崔云龙 大胆刁妇,竟敢私通情人,谋杀亲夫,还敢贼喊捉贼,今日机关败露,还不从实招来!

艾春兰 太爷,民妇向来玉洁冰清,哪有什么情人。我一个娇弱女子,又怎能谋杀亲夫,请大人明鉴!

崔云龙 (唱)

伶牙俐齿休逞能,

尸体之上铁证留。

人来与我验牙印———

(示牙印纸)

衙 役 (验印毕) 禀老爷,两处牙痕相同。

崔云龙 (接唱) 倘不招认定不饶!

艾春兰 民妇冤枉⋯⋯

崔云龙 嘟! 大胆刁妇,竟敢在本按⋯⋯(急掩口) 在本案情已败露之后,强词狡辩?来,与我用刑!

〔衙役开打,边一笑在屏风后发笑,崔云龙与他对笑。衙役再打,艾春兰大叫。边一笑急得冲出来。

边一笑 慢! 崔成呀,老师已发笑,你因何不停止?

崔云龙 老师,学生以为你又是高兴发笑。

边一笑 哎呀,艾春兰呀艾春兰,你犯罪是属实的,为何还叫冤枉、冤枉啊? 难道你愿意被打得皮开肉绽,不成样子吗?

崔云龙 (招手、耳语) 太爷,是你审还是我审呀?

边一笑 你审,你审! 一定要让她招认。艾春兰,你要从实招认。(又入屏风后)

崔云龙 哼嗯! 大胆刁妇,还不快快招来! 来呀!

衙 役 嗬!

艾春兰 我招,我招。(唱)

那凶手姓刘名强住本城,

高门望族是知府的大外甥。

崔云龙 哦? 是金知府的外甥⋯⋯(旁唱)

金大贤有贤名素来谨慎,

又是我闻政绩将他提升。

捕凶手我只需一纸公文,

他必然明大义送来外甥。

且慢⋯⋯(唱)

趁此机我正好辩明邪正,

考一考边一笑真清假清。

打死你丈夫的是金知府的外甥?

艾春兰 正是。

崔云龙 哎呀呀,都是公门中同仁,自当法外谅情。来,松刑,放艾大嫂回去!

衙 役 是。

边一笑 哈哈! (急冲出拦住崔云龙) 崔成啊崔成,你胆大包天! 竟敢枉法放走凶手?

崔云龙 太爷息怒,息怒! 学生是依太爷怜香惜玉之意,而且也是为你留条后路啊。

边一笑 呸! 算我看错你这歪才! 来呀,将艾春兰打入死牢!

衙 役 是。

边一笑 你,气死我也! 来呀,将崔成收监,让他反躬自省!

衙 役 是。

崔云龙 太爷!

〔灯暗。

评:这一场看点颇多。太爷办案不拘一格,亲耳听到亲眼所见,才不冤枉好人。这审案更是屡出高招歪点子,为“栽培”学生,让崔成假扮县太爷代为审案。不想这崔成却是另一番打算:借审此花花案,试看太爷究竟何用心?审案前双方约定一笑便停,这喜剧色彩就在这“笑”点上。衙役禀凶手开溜,崔成命暗中察看,一有动静,立即来报。太爷听了乐坏了,儒子可教。不想崔成却以为出了什么事,立刻停住不追,此是太爷无意,崔成无心。而后审理艾春兰,崔成抓住太爷怜香惜玉之心加以试探,故意用刑,太爷这一笑,却是太爷有意阻止,崔成有心放纵。两人这前后一唱一和,反反复复,甚为好看。再者春兰招认凶手乃是金知府外甥,崔成闻讯再生一计,考一考边一笑真清假清,趁此机辩明邪正,放走春兰。这案中案,情中情,计谋对计谋,错踪复杂,热闹非常。可这就气坏了太爷了,爱才竟是个歪才,打死不学好,反躬自省!这里一明一暗,正正邪邪,看太爷如何教训学生,听学生如何辩明真清假清,后续!

最新评论

QQ|联系方式|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PC版|站点统计|福建闽剧网 福州闽剧 京ICP备09042978号-1

GMT+8, 2022-8-9 06:50 , Processed in 0.09553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