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闽剧网

 找回密码
 请用中文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福建闽剧网 闽剧研究 剧本交流 查看内容

新编古装闽剧《贬官记》剧本 三

2011-8-22 15:09| 发布者: 剧团二伯| 查看: 1721| 评论: 0

第六场

    〔紧接前场。

〔灯复明。牢房。王虚、李实提饭上。

王 虚 实小弟呀,那个江湖郎中真是傻胆量,也敢要放走罪犯! 老爷叫咱送“回心饭”让他吃,呵呵,我在这衙门里呆了大半辈子,还没见过这花样!

李 实 虚老兄呀,这“回心饭”不知啥味道?让我试试好吗?

王 虚 慢,还是我先来试。(一试,奇味难忍,回头) 好吃,好吃! 来,你也试试!

李 实 好! (一大口吃下,顿时呆住) 我的妈呀,这是什么味道呀?

王 虚 这有点像给狗吃的。

李 实 (念) 看来老爷是好官,并非见色就乱规章。

王 虚 (念) 这回郎中不把病人治,先医自己的坏肚肠!

王 虚

李 实 开饭 !

王 虚 崔成,风味小吃来了!

李 实 味道好极了!

崔云龙 好好,我肚子正饿。(欲吃) 哼嗯,叫我吃这个?

王 虚 你呀你,没官命,假官威,乞丐身,皇帝嘴,又没做什么大官, 还学人家“哼嗯”? 这是老爷特地交代的,叫“回心饭”,吃了它能回心学好。

崔云龙 这能吃吗?

李 实 你不吃?

王 虚 咱们走,让他饿,饿够了他就清醒,走!

崔云龙 慢,我吃,我吃!

李 实 这还差不多。

〔王虚、李实下。

崔云龙 这个边一笑花样还不少,不用严刑拷打而叫吃这“回心饭”。哈⋯⋯(唱)

贬官他依法办案无情面,

但不知是否装样假文章?

且在此铁窗南牢宽心坐,

再看他如何处置我这郎中。



〔张岫玉上,秋菊提食盒随上。

秋 菊 崔成,你师娘看你来了。

崔云龙 岂敢,岂敢!

张岫玉 崔成你吃过“回心饭”吗?

崔云龙 吃了,但我预料太爷很快会送来好吃的酒菜。

张岫玉 秋菊,快快打开食盒请崔成用饭。

秋 菊 是。

崔云龙 我更希望在监狱外用饭。

张岫玉 那除非你已回心转意。

崔云龙 我本没错,何必回心?

张岫玉 哦? 秋菊,你先退下。

秋 菊 是。(下)

张岫玉 崔成,你昨日审案确实有错!

崔云龙 有错? 试问我错在哪里?

张岫玉 你老师呀! (唱)

爱之深,责之严,情理俱在,

你错在,放刁妇,法网乱开。

崔云龙 阿呀呀,晚生乃是为太爷留条后路呀!(唱)

法似火,情似水,调和鼎鼐,

为太爷,留后路,精心安排。

太爷韬光须养晦,

刁妇身后有府台。

留得上司人情在,

方便之门自然开!

张岫玉 (一声冷笑) 以水灭火,以情代法,大有方便。

崔云龙 是呀! 大有方便。   

 

张岫玉 哼,为得上司人情而留后路,这官是为百姓而当,还是为上司而当? 法是为护人间善良而在,还是为护上司人情而在? 徇私枉法,以图方便,你就如此当官吗?

崔云龙 哦⋯⋯

张岫玉 为开方便之门,就可人妖颠倒,诬直为曲,拗曲作直;刁妇乃是望夫石上的贞洁女,知府外甥更是坐怀不乱的鲁男子。刁妇的丈夫乃因与人通奸而死于非命,他死有余辜! 再加上一通无中生有、混淆黑白的判词,死者含冤蒙屈,遗臭万年,你却官运亨通,青云直上。是吗? (唱)

岂不闻恣情自为害,

岂不闻泛水必成灾。

岂不闻人情还以理为戒,

岂不闻作恶当用法来裁。

你只图方便之门一时开,

就不怕冤案白骨筑成台?

崔云龙 (唱)

她那里,大言侃侃,

有情有理又有才。

这气度,岂像青楼卖笑女?

似荷花,污泥不染自风采。

想这等贤淑妇纵出娼界,

边一笑娶了她从了良有何不该?

到此时,羡煞一笑好福气,

贤内助,三生积德方修来!

(自言自语) 错了⋯⋯果然错了⋯⋯

张岫玉 崔成,你知错了? 知错就好,知错就好! 来来来,你坐下。

〔张岫玉斟杯酒给崔云龙喝,又为他掸去衣上灰尘,拭去脸上汗水。

〔边一笑上, 想看又不敢看, 暗中吃醋,欲走。

张岫玉 老爷,你⋯⋯

边一笑 我,我⋯⋯呵呵⋯⋯夫人,你且退下。



〔张岫玉下。

边一笑 崔成,来来来,你我先饮三杯,再论长短。

崔云龙 好,我洗耳恭听。

边一笑 你呀! (唱)

你是一时聪明一时呆,

一半儿正来一半儿歪。

一招儿妙,一招儿怪,

正正歪歪奇奇怪怪叫人又气又难猜。

崔云龙 (唱)

你是一会儿捧,一会儿踩,

一会儿七品官服强穿戴;

一会儿铁窗囚笼相“款待”,

一会儿认真,一会儿胡来。

你将我高高举起重重摔,

又是举又是摔!

边一笑 如此说来,你怨气还不小?

崔云龙 自然有气!

边一笑 你只受了一夜铁窗之苦,就怨气难平。倘使为官者,个个以势量法,朱笔乱点,曲判了黎民,轻则牢狱之苦,重则人头落地,无辜生灵又有何人为他们鸣冤叫屈呢?

崔云龙 哦⋯⋯

边一笑 好了,好了。来,饮酒,饮酒! 喝!

崔云龙 晚生飘游四海,从未见过你这样风风火火的太爷。

边一笑 下官九载沉浮,也未见过似你这样可笑又可爱的歪才。来,干!

崔云龙 你是个不识时务的太爷。

边一笑 是呀,如果我识时务,也就不会由四品贬为七品。干!

崔云龙 听说是因你娶青楼女子为妻。

边一笑 娶青楼女子为妻又有何妨? 她本是官宦人家出身,因家门不幸才沦落风尘,我救她出火坑,又何罪之有? 可叹那巡按崔云龙年少无知,将我贬为县令!崔成呀,你年轻有为,前程远大,今后若是当了大官,可是要洞察秋毫,千万别学那个崔云龙啊! (唱)

教导你好后生若中皇榜,

可千万别把那昏官来当。

教导你休学那小巡按鼻塞目盲,

高举着尚方剑伤害贤良。

教导你休学那小巡按年少狂妄,

眼高手低空做个状元郎。

你、你、你、你说,

那贤愚颠倒的小巡按该不该骂?

骂得他狗血喷头也不冤枉!

崔云龙 啊! 你⋯⋯

边一笑 怎么,我讲得不对吗?

崔云龙 不,不,对、对⋯⋯唉! (唱)

声声教,声声骂,

骂得我脸涨红云头发麻!

悔当初一见状纸贬了他,

未出京师棋先差。

他公正廉明不阿权贵格高雅,

他不避艰险重民情来轻乌纱。

他虽是愈规越矩有犯忌,

不丧志怜香惜玉也潇洒。

他为官清如水,待人火辣辣,

有理有法有情有义实可夸!

边一笑 崔成呀,思想起来,这火还是不能发。

崔云龙 却是为何?

边一笑 崔云龙这娃娃,为的是清吏治,振朝纲,我怎能计较个人恩怨? 虽说这人世间无奇不有,但反躬自省我也想一想,当官者若都像我娶青楼女子为妻,也真是乱了规矩,损了朝纲! 崔成呀崔成,骂人容易骂己难呀,崔云龙若真能稳社稷、安天下,我边一笑纵受再大的委屈,照样为他执鞭牵马!

崔云龙 (万分激动) 老师呀⋯⋯

〔王虚、李实幕内声:“报⋯⋯”急上。

王 虚 禀太爷,金知府偷偷带他外甥到京城避风头去了!

边一笑 快随本县追赶! 拼死也要将凶手刘强捉拿归案!

王 虚

李 实 是! (急下)

边一笑 哎呀呀崔成哪! 为了审清此案,看来非丢这顶乌纱不可。如今下官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你还是好自为之,另奔前程吧!

崔云龙 老师!

边一笑 崔成! (与崔云龙相拥) 你快走! (急下)

崔云龙 老师⋯⋯

〔灯暗。

评:这一折可谓是全剧的重头戏,也是两位大人剖心置腹的心灵对悟,两人的矛盾在这一场一切都化为乌有,倾心相惜。这折越女剑的解说特别精彩,转摘于此: 牢中的崔云龙,肌肠辘辘,偏生边一笑只差人送来难以下咽的回心饭,无奈之时,却见张岫玉携酒菜而来。一个是为夫劝才,一个是鄙薄青楼;一个是谆谆相诫,一个却是不肯认错。张岫玉心头怒极,怒斥崔云龙。在我看来,这一段实在是酣畅淋漓,值得击节三叹!为官者如以情、利代法,当然可以颠倒黑白,甚至可以让高尚成为卑鄙者的通行证,让卑鄙成为高尚者的墓志铭,可如果那样,世间还成什么世界,又有谁,能为无辜者喊冤?!

此一段,感动一也。

崔云龙闻听此言,大生敬意,不由慨叹,边一笑救这样的青楼女子跳出火坑有何不可?更大为羡慕他能娶得如此高才高义之妻。(看清夫人的高洁品质,明白当初所判之差错)正当此时,边一笑探狱,酸溜溜,让夫人回避,两两坐,与崔云龙谈心。他谈当年,谈抱负,自然也谈到了崔云龙这个贬他官的小娃娃,声声骂,句句恼,崔云龙不由心头火起,可他不由反躬自问:年少气盛,自以为是,贬好官,屈良才,难道不是一桩大错,人家不是骂得有理?!正此时,却听边一笑言道,骂人易,责己难,崔云龙为清吏治,其心可感,如果能以一人之贬,换吏治清明,那么纵然再多委屈又有何妨?!至此,个人恩怨、官位名利已淡如烟尘,唯余下真情高义,长存长青!

此一段,感动二也。

那奸夫本是知府外甥,脱逃出城,边一笑紧追,崔云龙相随。边一笑自知此番乌纱定然不保,为保护“学生”崔云龙,强令他离去,自己却拍马而行。崔云龙为边一笑真情所感,真真切切地叫了一声——“老师”!

此一段,感动三也。(由原先拜师时的应付,到如今真心实意地心悦诚服,心生敬佩,戏达到高潮。这样的好官,一个为官清如水,待人火辣辣,一个知错能改,怎不叫人喝彩!

  后半段,边一笑仍是趣味十足,保持了一贯的高水准,给足了观众笑声和掌声。张岫玉尽显青衣、闺门旦风范,气质清雅,生动自然,表演丰满。最值得一提的是崔云龙的扮演者、闽剧小生陈洪翔,温润如玉,儒雅温存,没有一个动作在程式之外,却是一笑一恼一举一动熨帖到恍如天成,这样好的小生,实在是难得一见!

第七场

    〔紧接前场。舞台前区灯亮。

〔周驿臣、胡守备、赖通判匆匆上。

周驿臣 (唱) 火神当知县,满天起云烟。

胡守备 (唱) 抓了小刘强,知府有牵连。

赖通判 (唱) 巡按去未远,家丑宜遮掩。

众 人 (唱) 保住参天树,你我都方便。保住参天树,你我都方便。

胡守备 门上有人吗?

〔李实上。

李 实 谁在外面乱叫?

胡守备 是周驿臣、胡守备、赖通判三位大人驾到,快开门叫县太爷前来迎接!

李 实 什么胡呀赖呀的,我听不清。我家老爷抓住杀人凶手刘强,此时正在审案。

周驿臣 我等正为此案而来,快去通报!

李 实 我家老爷吩咐,此案奇特,闭门审理,不管他皇帝老叔公也不见! (下)

胡守备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踢门) 快开!

赖通判 胡守备,此举不妥,不妥! 为了知府大人重托,咱们还是巧妙周旋为好。

周驿臣 是呀,咱们只好在门外等候。

赖通判 对。

胡守备 唉! (与周驿臣、赖通判同下)

〔幕后合唱:

“衙门外,等等等,

公堂上,审审审。

三审六问大案定,

月上柳梢已黄昏。”

〔舞台灯亮。边一笑在堂上正了结案子。

〔周驿臣、胡守备、赖通判上。

边一笑 唔,原来是三位大人,本县失礼,失礼了。

周驿臣 太爷,我们在县衙门外,足足等了三个时辰了!

边一笑 唔。

赖通判 贵县虽为韬晦之期,尚能廉洁奉公,爱民如子,可敬,可敬!

边一笑 岂敢,岂敢! 通判大人,有何指教,请直言。

赖通判 这⋯⋯

胡守备 没什么,只为那刘强一案⋯⋯

周驿臣 此人乃名门子弟,一向循规蹈矩⋯⋯

边一笑 嗯,而且还是金知府的外甥。

胡守备 当然了,当然了!

赖通判 咳,不对,不对! 就案论案,与金知府无关,你们说是吗?

周驿臣 

胡守备 是,是。

赖通判 只是⋯⋯倘若冤枉刘强,势必有损知府官声,你说对吗?

边一笑 哦? 是有损知府官声,还是有损三位大人的锦绣前程呀?

胡守备 

周驿臣 

赖通判 这⋯⋯不,不,不!

赖通判 贵县呀! (念)刘强一案,是弯弯曲曲。

周驿臣 (念) 其中奥妙,是怪怪奇奇。

胡守备 冤枉好人,你担当不起。

赖通判 

周驿臣 

胡守备 (念) 若是错判,恐连累于你。还请贵县,三思三思!

边一笑 (念) 感谢诸位,一番美意,知府大人,乃我上司,若是错判,我难于了离!

赖通判 

周驿臣 

胡守备 好呀! 贵县真是高明!

边一笑 高明?

赖通判 

周驿臣 

胡守备 高明!

边一笑 高明! 哈哈⋯⋯唉,可惜呀可惜!

赖通判 

周驿臣 

胡守备 哦? 可惜什么?

边一笑 可惜刘强已招认,此案难于更改了。

赖通判 

周驿臣 

胡守备 定案了? 如何处治?

边一笑 王法无情,六亲不认,艾春兰打入牢狱,凶手刘强立问斩刑!

赖通判 

周驿臣 

胡守备 乌有县,你,你,你好大胆! 难道你不怕革职丢官吗?

边一笑 哼! (唱)

丢了四品换七品,

再丢七品做庶民。



 

〔幕内声:“知府大人到!”金大贤上。

众 人 参见知府大人。

金大贤 免。边县令,本府为你嘉奖来了。

赖通判等 是呀,太尊为你嘉奖来了!

边一笑 不敢,不敢,下官无功可嘉!

金大贤 贵县到任未满半月,破获一桩无头命案,岂不可嘉?

赖通判等 是呀,可嘉,可嘉!

金大贤 贵县理事有方,可为我辈楷模,可否将原卷交与本府参阅参阅?

赖通判等 是呀,交与太尊参阅参阅。

边一笑 好,大人请看。

金大贤 哎呀! (唱)

一见原卷怒火三丈,

贬官无视我府太尊!

胸有成竹巧计思定,

回天有术扭转乾坤。

带艾春兰!

边一笑 是,带艾春兰。

〔王虚、李实押艾春兰上。

艾春兰 (唱)

三审六问案已定,

为何又有传呼声?

县衙堂前偷眼看⋯⋯

堂上换了金太尊? (计上心来)

太尊,冤枉,冤枉哪⋯⋯

金大贤 大胆艾春兰,你已签押画供,还叫什么冤枉?

艾春兰 太尊,民妇是被逼签押画供,冤枉呀⋯⋯

赖通判 太尊,艾春兰本是原告,反成被告,其中定有隐情呀!

周驿臣 

胡守备 是呀,太尊。

金大贤 艾春兰你被捕之夜,可曾有人到过你家?

〔周驿臣、胡守备、赖通判暗示艾春兰。

艾春兰 有有有,有一个贼。

金大贤 可曾偷了你家什么?

艾春兰 这,他偷⋯⋯

赖通判 哦,我明白了,偷香窃玉是吗?

周驿臣 

胡守备 是吗? 嗯?

艾春兰 我怕羞,不敢说。

赖通判 不用怕,有金太尊为你做主,你尽管说。

周驿臣 

胡守备 你尽管说。

艾春兰 太尊哪! (边想边编边唱)

皆因容貌生得美,

那夜来了偷花贼。

金大贤 你可曾从他?

艾春兰 民妇奋力抗争,后还狠狠咬他一口。

金大贤 那夜来偷花的贼子你可认得吗?

艾春兰 就是⋯⋯就是他! (拉起边一笑衣袖)

赖通判 

周驿臣 

胡守备 哈哈,牙痕? 人赃俱在,原来是贬县令本性不改,还敢诬陷良家妇女!

金大贤 边县令,你色胆包天! (唱)你迷恋美色臭名昭著———

赖通判 (唱) 你奸淫寡妇,屈判良民。

周驿臣 

胡守备 (唱) 你奸淫寡妇,屈判良民定是真,

艾春兰 (唱) 你你你为非作歹丧尽良心!

边一笑 (近前以透心的目光审视艾春兰,然后叹息地)你好美啊! 其美甚,其毒更甚! 这一副花容月貌,怎么偏偏长在你的脸上?

(狠狠地拧一把艾春兰的脸)

金大贤 放肆!

边一笑 小官小放肆,大官大放肆!

金大贤 将艾春兰带下去候审。

边一笑 带下。

王 虚 

李 实 是。

〔王虚、李实带艾春兰下。

边一笑 哼哼,金知府,你装得倒挺像!

金大贤 嘟! 贬官呀贬官,你知法犯法,又如此无礼,我要革你的职!

边一笑 好呀,我这乌纱暂且寄你! (丢帽)

赖通判 慢来,慢来。贵县,只要你改弦易辙,换个调门怎样?

边一笑 你说怎么个换法呢?

赖通判 (念) 冤屈良民你承认,奸淫寡妇作罢论。放了知府小外甥,还你纱帽正七品。巡按过境,官声要紧,巡按一走,大家太平。

边一笑 哈哈哈⋯⋯(唱)

老通判念罢了一阵经,

念得我心儿清眼儿明。

要我转调事好办———

金大贤等 依你怎么办?

边一笑 一判你贪官,二除朋党,三煞庸吏风。(唱) 澄清吏治方太平!

金大贤 边一笑,你⋯⋯呸! (唱)

狂官出言似顽童,

妄想独创廉吏风。

你要判我我先判你———

来呀! (唱)

打他个粉身碎骨血流红!



 

〔张岫玉幕内叫:“老爷⋯⋯”冲上。

边一笑 夫人!

张岫玉 老爷,是妾身连累了你,害得你贬官降职,今日又遭奸贼陷害⋯⋯

边一笑 夫人不要悲伤,莫要流泪。我为人比他们高三寸,我做鬼也比他们美三分。

张岫玉 我不悲伤,不流泪。妾身只愿你:心善品自高,不管乌纱大与小,敢将邪恶嘲与笑!

边一笑 好夫人,你说得好啊! 不管乌纱大与小,敢将邪恶嘲与笑! 哈哈哈⋯⋯

〔幕后帮腔:“哈⋯⋯哈⋯⋯哈⋯⋯”

边一笑 (唱) 笑,笑,笑,笑得他心惊胆战,胆战心惊!

〔幕内声:“巡按大人到!”崔云龙持尚方宝剑上。

金大贤等 参见巡按大人。

崔云龙 免。

金大贤 巡按大人,边县令本性不改,竟敢奸淫寡妇,冤屈良民⋯⋯

崔云龙 哦?

赖通判等 是呀是呀!

崔云龙 好了,好了。边县令,你可认识我?

边一笑 (不屑一顾) 我不认识你,但我知道你是我的大恩人!

崔云龙 何谓大恩人?

边一笑 你把我从四品知府升为七品县令,连加三品,岂不是大恩人!

崔云龙 如此知恩不报非君子,你仔细看看我是谁?

边一笑 (愣住) 崔成!

崔云龙 正是,学生崔成参见老师、师娘。

边一笑 

张岫玉 嘿⋯⋯不敢,不敢!

金大贤等 糟了,他们竟成了巡按的老师、师娘?

崔云龙 边县令。

边一笑 在。

崔云龙 尚方宝剑在此,此案由你代我审理。

边一笑 啊?

崔云龙 边县令,请接剑。

边一笑 遵命。(接尚方宝剑)

崔云龙 边县令,我在一旁会指点你的,你一听见笑声就停止。放心吧,我的老师!



 

边一笑 来呀,升堂!

〔众衙役摆班。

边一笑 我说来呀!

众 人 太爷。

边一笑 谢幕!

众 人 (唱)

子虚府,乌有县,

子虚乌有非笑谈。

虚虚实实一场戏,

雅俗共赏世流传。

〔歌声中众人谢幕。 

 

越女剑:大堂之上,知府赶到,要棒毙边一笑。边一笑和张岫玉相依相偎,凛然无惧。正当此时,巡按崔云龙赶到,亲授尚方剑,这一回,学生倒要让老师代审。崔云龙面对惊喜交加的边、张夫妇,恭恭敬敬,纳头下拜:“恩师、师娘!”此一段,感动四也。

评:是呀,随着案情发展,崔云龙的思想转变,更突出边一笑的可敬与可爱。正如戏里所写:心善品自高,不管乌纱大与小,敢将邪恶嘲与笑!发人深思也!好戏,好人,好品德也!

最新评论

QQ|联系方式|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PC版|站点统计|福建闽剧网 福州闽剧 京ICP备09042978号-1

GMT+8, 2022-8-9 07:18 , Processed in 0.09240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