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福建闽剧网

 找回密码
 请用中文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福建闽剧网 闽剧研究 剧本交流 查看内容

越剧 《柳永》剧本

2012-12-18 15:39| 发布者: 剧团二伯| 查看: 1537| 评论: 1|原作者: 王仁杰

越剧《柳永》王仁杰剧本




“芳华”官方微博发布的消息:

“我团新创尹派剧目《柳永》近期将进行内部彩排,不对外开放,谢绝观摩,请广大戏迷朋友谅解! 待确定《柳永》剧目正式公演时间,我团将提前发布信息,对外售票,请广大戏迷朋友实时查看我团发布的最新消息。 感谢广大戏迷朋友的关注和支持! ”


人物表

柳永、虫娘、酥娘、佳娘、心娘、秀香、英英、瑶卿、楚楚、梅香、兰香、竹香、柳安、宋仁宗、杨大人、太监、宫女、孙眄、绍兴师爷、侍女、东京歌妓若干。

第一场《凤栖梧》

〔宋仁宗天圣四年春,西元1026年。

〔开封,平康里撷芳楼。

〔前曲:"帘内清歌帘外箫,琼瓯绛唇新声娇。平康巷里春风夜,占断汴京第一宵。"

〔酥娘上。

   虫儿!虫儿!

〔虫娘上。

虫   娘:(唱)蛾眉懒画髻慵修,已觉三竿日上头。只道春眠常厌厌,哪知病酒亦堪愁?

酥   娘:虫虫……

虫   娘:娘,你就不能小声点儿吗?柳七官人还在酣睡哩!

酥   娘:日都上三竿了,还酣什么睡呀!虫儿!(唱)自从柳七我家留,姐妹坊间找破了头。教坊司,平康里,歌台舞榭遍访求。说是柳七没给他们写新词,生意清淡,都快关门了。听说柳七近来常在我家,今日相约找上门来了!

虫   娘:是呀,人说凡有井水处,便有柳七词。没有了他的新词,真不知怎么办呢

〔传来众姐妹嬉笑声。

酥   娘:你听!说来就来了!

虫   娘:娘,我去叫醒官人……(下)

〔英英、心娘、瑶卿、佳娘、秀香上。

众   人:酥娘妈妈!

酥   娘:哎哟,小姐们个个打扮得如花似玉……是什么风把你们吹来的呀?

   英:哈……不是别的风,是撷芳楼暖暖的柳七风!你看这风吹得贵院啊……(唱)凤额绣帘卷得高,

   卿:(唱)兽环朱户风中摇。

   娘:(唱)分明是,曲常新,人长醉,

   娘:(唱)不胜雨暮与花朝。

   香:(唱)可怜歌管深深处,

众   人:(唱)别院飘零叹寂寥!

酥   娘:哈……见笑了!这柳七官人,可不是刚来东京时节,"百万呼卢,十千沽酒,千金酬一笑"的贵公子。我们可无心"藏宝"啊!

   娘:说得正是。如今柳七是一位"填词"的大才子,我们大家的宝。

   娘:多少年了,我们一起养着他,供着他,谁也不敢专美呀!

   英:既是如此,请他出来。

酥   娘:不瞒大家,他呀,还在睡梦中哩!

   英:那我们代劳了。姐妹们,把他……抬出来!

酥   娘:这……

众   人:是!

[柳永内声:"来了也!"内唱:"笙歌宴罗绮丛尤红带翠,醺醺酒恋恋意醒来还醉……"

〔虫娘扶柳永上。

柳   永:(接唱)好一阵莺燕声聒噪人耳,旧知交新时友裙衩相继……

众   人:哼!

柳   永:(接唱)失迎迓稍简慢耆卿有愧,请海涵可奈何花萦酒系。

(欲拜不支,虫娘扶之)

   香:柳七,你、你这狠心短命的……(唱)暖酥消,腻云蝉,终日厌厌倦梳裹。恨薄情,一去不回头,消息经年无一个。

众   人:(唱)悔当初,不曾把你雕鞍锁,镇相追随莫抛躲。蛮笺象管教诗文,针线闲拈伴你坐。

〔众又爱又恨又怜地拉扯住柳永。

虫   娘:官人!(唱)都道你艺高才足词中魁,字字珠玑肠九回。姐妹们一受品题声价倍,全赖你换羽移宫大笔挥。

   英:虫儿,你可说得太对了!岂不闻不愿穿绫罗,愿依柳七哥……

   娘:不愿君王召,只愿柳七叫。

   娘:不愿千黄金,愿中柳七心。

众   人: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

柳   永:虫娘,纸笔伺候!(唱)紫毫彤管薛涛笺,笔未下,眼里已潸然。流落京畿近十载,萍踪浪迹在坊间。科场不幸词人幸,我和女乐命相连。是她们,怜我捧我养活我,浅斟低唱成就我,蕙性兰心激荡了我……一幕幕,怎不沸腾在笔端?(时凝思,时疾书,唱)这《柳腰轻》,英英妙舞腰肢软,《昼夜乐》,秀香声貌称双全。《木兰花》,有四阙,佳娘,心娘,酥娘,虫娘……(接唱)才艺绝,舞茵歌扇两萦牵。俏瑶卿,诗书惯,赠卿一曲《凤衔环》……

〔众人拿着各自新词,喜不自胜。

柳   永:(接唱)乘兴再写《凤栖梧》……

众   人:《凤栖梧》?

柳   永:(接唱)亦教那,人间儿女,百年千载永流传!

(将词稿给虫娘)

〔虫娘准备歌唱,众人各执乐器,柳永执檀板,英英、佳娘执扇舞。

虫   娘:(唱《凤栖梧》)"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凤栖梧—独倚危楼风细细 宋·柳永 词 林虹 作曲

〔众人沉醉其中。

〔忽传来叫声:"七公子!七公子!"

柳   永:啊,七公子?好熟悉的乡音啊!难道是……柳安?

〔梅香引柳安上。

   香:柳七官人,这位少年满口八闽音,说是从千里外建州府崇安县赶来找你的……

柳   永:柳安!

柳   安:七公子!

〔酥娘示意,众人下。

柳   安:七公子,你叫我找得好苦啊!(唱)武夷山下到京畿,千里路,柳安是一把眼泪和鼻涕。好不容易摸着了北……老爷说你在京城居无定所,要找就要到秦楼楚馆、舞榭勾栏去找---(唱)我是大海捞针捞到你!七公子,你老人家倒不错呀,有这么多的漂亮女人扎堆儿陪你,难怪你10年都不回家!哈……

柳   永:柳安,你话多了。

柳   安:奴才该死!奴才这次来不为别的,只为带少夫人一封书……

柳   永:夫人一封书?(念)"……是故养子必教,教子不严,严则不勤,勤则必成。学,则庶人之子为公卿;不学,则公卿之子为庶人……"啊呀,此乃我弱冠时作文!

柳   安:少夫人说,这是你亲手写的,你可不能忘了呀!

柳   永:(又阅)又附我一词!(念)"……御炉香袅,临轩亲试。对天颜咫尺,定然魁甲登高第。待恁时、等着回来报喜……"啊呀,夫人千里寄书,分明是激励我明年春闱,不能或缺!

柳   安:七公子!全家都希望你,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啊!

柳   永:(唱)吾家万里东瓯外,人物溪山秀出群。伯叔父兄皆进士,昆仲惟我不逢辰。灯下十年亦苦读,两回雁塔名不存。我呀!(唱)非无报国凌云志,为报国竟无门。我亦思,继父祖,荫妻子、报明君。却赢得,盛世为浪子,风月场中薄幸人。今日一书如棒喝,绞得我,天人交战万绪纷……

柳   安:七公子,这就有点儿对了!

〔虫娘上。

柳   永:虫虫,你……

虫   娘:我……都听见了!从今天起,你就在这里杜门谢客,专心读书!

柳   永:(又复风流故态)虫娘,你……你莫非要伴读?啊哈……(唱)残灯下,芙蓉面,消魂红袖把香添。但恐花心共柳眼,禁不住游丝缠与牵。

虫   娘:你、你想得美!(唱)要叫你焚膏继昝不停读……你若懈怠呀,我……(接唱)效一个,毁容剔目李亚仙!

柳   永:虫娘!

第二场《鹤冲天》

〔越年春。教坊,金銮殿。

〔太监内声:"万岁爷起驾!"

〔宋仁宗上,太监随上。

宋仁宗:(唱)太仓日富中邦最,宣室夜思前席对。盛世求贤追汉唐,千钟应向琼林醉。

〔教坊司奏乐声。

   监:启万岁,已到教坊!

宋仁宗:宣教坊司。

   监:宣教坊司!

〔教坊司杨大人上。

杨大人:万岁!

宋仁宗:平身。

杨大人:谢万岁!万岁,为何圣驾亲临教坊?

宋仁宗:今日新科进士殿试,设琼林宴,教坊席间所奏何曲,事关乐教,朕甚关切。

杨大人:有曲目在此,万岁御览!

宋仁宗:(阅)范仲淹《苏幕遮》,"碧云天,黄花地",起句不凡呀!晏殊《浣溪沙》,"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苦心经营,不露凿痕,佳句!宋祁《玉楼春》,欧阳修《蝶恋花》……都是本朝大臣佳作,可有民间才人的?

杨大人:有,钱塘林逋《长相思》,闽北柳三变……

宋仁宗:柳三变?朕曾读其《长寿乐》、《玉楼春》《玉兰花慢》,颂承平盛世,变短调为长调,本朝无出其右。只是其写秦楼楚馆,浮艳虚美,不足为训也……

杨大人:万岁,此回选的是《鹤冲天》……

宋仁宗:《鹤冲天》?且读来供朕一听。

杨大人:是!(念)"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

宋仁宗:是个屡试不第的举子。

杨大人:"未遂风云便,如何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幕内唱:"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晌。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宋仁宗:惜哉惜哉!词乃高妙,然失之于偏激!

杨大人:啊,臣有不察之罪!

宋仁宗:本朝不以言入罪,况乃一词。暂不琼林宴上唱,无使进士轻薄也。

杨大人:万岁圣裁!

宋仁宗:权当戏言,卿自主罢了。

杨大人:臣岂敢。

   监:陛下,当殿试了!起驾!

〔内山呼万岁。

〔众隐去。

柳永上。

柳   永:(唱)春深仙苑御炉香,身到尧阶对圣皇。但愿得,天颜笑,泥金书,报故乡。也不负,荆妻万里殷殷语,灯下伴读窈窕娘。

〔太监上。

   监:皇帝有旨,今科待榜进士70名,按排名进殿受皇上亲试,现第五十九名,柳三变!

柳   永:臣在。

   监:随我来。

〔景现金銮殿。宋仁宗,太监,宫女等在场上。

〔内山呼万岁。

柳   永:臣柳三变跪请圣安!

宋仁宗:平身。

柳   永:谢万岁!

宋仁宗:卿得非填词之柳三变?

柳   永:微臣名三变,字耆卿,建州府崇安县五夫里人氏。

宋仁宗:啊,是地武夷山水,冠绝天下。"乡人皆嗜学,太守复工文",亦人文荟萃之邦也。卿果得其灵气,生得风姿俊雅,一表人才!

柳   永:臣岂敢?臣谨以陋质,愧对天颜。

宋仁宗:哈哈……卿过谦了。卿乃"才子词人,白衣卿相"也。

柳   永:臣惶恐。启万岁,因屡试不中,一时激愤,望万岁恕罪!

宋仁宗:何罪之有?卿"风流事,平生畅",天性也;"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率性也。真填词奇才也!

柳   永:若论填词,臣不及范希文、欧阳永叔诸大人远矣。

宋仁宗:朕看未必。何况范、欧写不出"针线闲拈伴伊坐"、"鸳鸯绣被翻红浪"诸般"传世名句"……朕劝你,从此白衣为卿相,把浮名,换了浅斟与低唱!

柳   永:万岁!这……(语塞)

宋仁宗:卿既不求富贵,奈何富贵求之?且去花前月下填词吧!

〔金銮殿与宋仁宗隐去。

柳   永:公公,这么说,我又落榜了?

太监:落啦!我看你呀,倒是风骚骨、乞丐命。女孩子喜欢,皇帝不欣赏。你呀,压根儿就不是当官的料!还是照圣上旨意,且去填词吧!(下)

柳   永:公公……(凄然、无奈、自嘲地)哈哈……我……没落榜,我没落榜呀!(唱)金銮殿上旨如山,皇帝老儿亲口颁。我是那,货真价实、不虚不滥、铁打铜铸、天下第一的……奉旨填词柳三变!哈哈……(跌倒

12345下一页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剧团二伯 2012-12-18 16:14
当然,也有一些杂音,大家权当他娱乐吧: 君当纵意自熙怡 http://tieba.baidu.com/f?kz=1032095848

查看全部评论(1)

联系方式|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PC版|站点统计|福建闽剧网 福州闽剧 ( 京ICP备09042978号-1  

GMT+8, 2017-12-18 20:52 , Processed in 0.169328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