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闽剧网

 找回密码
 请用中文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福建闽剧网 闽剧研究 剧本交流 查看内容

越剧 《柳永》剧本

2012-12-18 15:39| 发布者: 剧团二伯| 查看: 7181| 评论: 1|原作者: 王仁杰

第五场《少年游》

〔宋仁宗景佑元年,西元1034年。

〔开封,平康里撷芳楼。

〔幕内唱《少年游》:"一生赢得是凄凉。追前事,暗心伤。好天良夜,深屏香被,争忍便相忘?"

〔歌声中,虫娘上,聆听。

虫   娘:(接唱)"王孙动是经年去,贪迷恋,有何长?万种千般……"

〔酥娘上。

虫   娘:(接唱)"把伊情分,颠倒尽猜量。"

〔内声:"虫娘,虫虫心肝!你怎么一听到柳七词,就像丢了魂似的?快来陪我……"

酥   娘:虫儿,快去快去!不然公子要生气的!

虫   娘:娘,我、我定一会儿神再去……

酥   娘:虫儿,咱这行当呀!(唱)旧欢前事不须记,送往迎来留啥意?莫再念叨柳书生,也免得,门前冷落无生计!

(推虫娘入内,同下)

〔柳永、柳安上。

柳   永:(唱)都门久别重来到,帝里风光更曼妙。虽然是上林莺啭竞繁华,我却爱香尘巷陌觅芳草。秦楼彩凤与朝云,曾掷千金买一笑……

柳   安:公子,撷芳楼到了!

柳   永:啊,到了?(接唱)忆及前盟尽感怀,楼前伫立无言告。但不知人面桃花何处去?一时百感入怀抱……柳安,你且通报一声。

柳   安:是。梅香,梅香……

〔兰香上。

兰   香:谁找梅香啊?

柳   安:是我。梅香是我姐们儿。

兰   香:哈,你姐们儿不在了!

柳   安:她到哪里去了?

兰   香:3年前,她嫁人了。

柳   安:她嫁人了?哎呀,她,怎么可以嫁人呢?

兰   香:你说,她怎么不可以嫁人呢?

柳   安:好了,好了,那我问你,酥娘、虫娘在吗?

兰   香:在的。

柳   安:在就好了。请你告诉她们,柳七官人到!

兰   香:啊,就是写词的那位柳七?太好了!奶奶,奶奶,柳七官人到……

(边报边下)

〔酥娘上。

酥   娘:柳七官人!你们爷儿俩来了,可让我们想得好苦啊!来,请进,请上楼去!

柳   永:谢酥娘。(随酥娘入内)

酥   娘:请坐。兰香,上茶。

〔兰香应声上。

酥   娘:柳七官人,别来无恙?

柳   永:差强人意也。

酥   娘:那好那好。哎呀,官人远行6年,无日不让人念叨。你在江南写的词,像《望海潮》、《八声甘州》、《少年游》、《双声子》……传遍南北,我们虫娘可是从不离口……

柳   永:啊,触目伤怀,尽成感旧,也是聊表离别寸肠也。酥娘,虫娘……如今安在?

酥   娘:哈哈,在在。你说她不在,(话中有话)我们撷芳楼靠什么?虫儿虫儿!柳七官人……回来啦!

〔虫娘内应:"啊啊!"内唱:"新醪不禁是余酲……"上。

虫   娘:(接唱)一声柳七教心惊!不用抬头乍见影,肠成结,泪先盈。谁人解得千般结,分得清,他薄幸?我背盟?

柳   永:(唱)乍一瞥惊鸿百啭林间莺,再定省恍然不是旧时朋?她泪痕杂酒痕,犹未醒,则为何重逢反教怯生生?

〔内声:"奶奶,安公子驾到!"

   柳七官人,你与虫儿好好叙叙旧,我失陪了!(拉柳安下)

   永:虫虫!

   (如闻炸雷)官人!

〔二人紧紧相拥……

柳   永:(猛然一颤,欲松手)虫……

虫   娘:官人!(拥得更紧,不肯放)

柳   永:(轻轻挣脱)咳!

〔虫娘见状,一时呆住。

柳   永:(旁唱)花飞花谢听秋声,怨我六年羁旅行。她眼角眉梢尽幽怨,我沧海曾经岂不明。此时无语可相对,我但得破涕为欢说重逢。

虫   娘:(唱)说是重逢,但恐不重逢,道是有情,但恐已无情!造化弄人躲不得,令色巧言辩不能。为何他沉默若无事,笑容相对反温馨?

柳   永:虫娘!我这次回来,是为应试。我已改名柳永,想圣上怜我今是昨非,不会再临轩黜落吧?你说呢?

虫   娘:这……天可怜见,官人这回……一定金榜题名!

柳   永:谢虫娘金言!

虫   娘:难道官人不想对我留几句话吗?

柳   永:来,你喝杯清茶,听我给你讲个故事!

虫   娘:我不喝茶,我要喝……酒!兰香,拿酒来!

〔兰香拿酒上,复下。

虫   娘:你讲……什么故事?

柳   永:我讲个八仙的故事。

虫   娘:八仙?

柳   永:是呀,八仙。

虫   娘:有趣吗?

柳   永:蛮有趣。

虫   娘:好,你讲,我听。

柳   永:话说何仙姑独居在仙机岩,曹国舅来访。忽然吕洞宾也驾云而来,国舅对仙姑说,今洞宾来,见吾与仙姑同坐,恐见疑,奈何……

虫   娘:哈哈,神仙也与人间同理哩。仙姑怎么说?

柳   永:仙姑说,有何难,你化为丹,我吞之,不就完了。

虫   娘:是呀,神仙就是有办法。

柳   永:洞宾刚坐下,汉钟离和蓝采和又来了,这下轮到仙姑急了,她对洞宾说,快把我化成丹吞下,以免师长看见。刚吞下仙姑,钟离、采和已到。采和问,为何独坐于此?洞宾说路过稍息。采和说,无戏我也。你腹中有仙姑,何不使见我?仙姑果出……

虫   娘:完了?

柳   永:未完,有趣的在后头哩!

虫   娘:你讲呀,我在听。

柳   永:这时,汉钟离对蓝采和说,你只道洞宾腹中有仙姑,不知仙姑腹中……

虫   娘:(浑然不觉,略带天真地)说呀,这仙姑腹中怎么样?

柳   永:这……(旁唱)八仙故事藏机锋,说出我心何太横!水泼马前收何计,怎化危困于无形?

虫   娘:官人,你说,这仙姑腹中,怎样了?

柳   永:我也忘了。我有急事……先走一步……(下)

虫   娘:哎,官人!这仙姑腹中……仙姑腹中……(又饮一口酒,忽闻内声"虫娘",悟)另有一人!另有一人!

(酒喷出,失声痛哭,下)

〔幕内唱《少年游》:"参差烟树灞陵桥,风物尽前朝。衰杨古柳,几经攀折,憔悴楚宫腰……"

虫   娘:(接唱《少年游》)"夕阳闲淡秋光老,离思满蘅臬。一曲阳关,断肠声尽,独自凭兰桡。"

《少年游·参差烟树灞陵桥》柳永

第六场《八声甘州》

〔宋仁宗皇佑五年,西元1053年。距前场20年,时柳永66岁。

〔开封,柳永居所。

〔柳安上。

柳   安:嗨!没有官,想做官,脑壳削尖尖;考了官,混了官,如此,这般,说来也不堪!我家老爷呀,自从20年前,改了名,上了榜,外派睦州,做了团练使推官,管盐;又到华阴,做了县令,管山;管盐管山,不黩不贪,本该进京城,好歹做京官。谁知又是写词祝皇上圣诞,不小心犯了讳,拖着不办。后来圣上怜他年老,研究研究,给了个屯田员外郎,管田。小小从六品,有个名,没个权。名宦拘检,从此花街柳巷……不敢;营妓佐酒……厌烦!前年杭州那个旧相好楚楚脱了乐籍来陪他,虫娘们也三不五时来照看。风烛残年,也算是呀……(唱)虽然是再没风流词客样,却有些风情已减老徐娘。写几首不咸不淡风流曲,交与那,剩水残山映夕阳!

〔虫娘、竹香上。

虫   娘:柳安!

柳   安:虫娘来了!她是谁呀?

虫   娘:她是竹香,刚来的。

柳   安:菊香也嫁人了?梅香兰香菊香都嫁人了,这竹香也快了。人家都换了几班,就我柳安算几朝元老?就是回不了老家崇安!

虫   娘:柳安,你又伤感了。我问你,柳七官人近日可好?

柳   安:不大好。常咳嗽,还带血,已经好几天没起来……

虫   娘:可曾吃药?

柳   安:吃倒吃过了,不见起色呀!

虫   娘:(唱)闻此话,知不祥,大限到来泪沾裳。可叹暮云已渐杳,油燃穷尽灯无光!竹香,咱们看老爷去。

   香:是。

〔众人隐去。

〔幕内唱《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歌声中,楚楚、虫娘搀扶柳永上。柳安、竹香随上。

柳   永:(聆听歌唱,坐,感慨地)这首《八声甘州》,是我羁旅之时,在长江边所作。一晃二十多年了……

楚   楚:人说柳词俚俗,我看这首《八声甘州》,就很有唐人气象,可谓情景兼到,骨韵俱高。

虫   娘:官人的词,俗能遍之勾栏瓦舍,雅能登大雅之堂,它们总要百年千年,永远传唱下去!

柳   永:哈哈……未必,未必也。士大夫莫不斥之矣!到这时候,就不必再夸我、宠我了。哎,刚才我在病榻上,好像听见下雨声,你们扶我,到庭院中看看秋雨后景色!

楚   楚:官人,你刚喝了药汤,怕再受凉,就免了吧!

柳   永:趁此时精神稍好,还是走走。

虫   娘:既是如此,官人披上斗蓬吧。

柳   永:(唱)晚秋天,一霎微雨洒庭轩,菊萧疏,井梧零落惹残烟。望长空,飞云黯淡夕阳下,蝉悲吟,残花衰草正喧喧。

虫   娘:(唱)官人呀,当年临水复登山,贱妾我,撷芳楼上泪潺潺。

楚   楚:(唱)杭州城,一曲歌后行踪杳,好教我,凄然惆怅望江关。

众   人:(唱)驱驱行役难回首,蜗角功名一梦残!

柳   永:想起来,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姐妹们,也对不起我的家人……我好像,对不起所有的人……

虫   娘:官人切莫这样说,这叫我们如何担当得起?

楚   楚:是所有的人都要感谢你,你给人间留下了多少美词妙句!

柳   永:不,不也!我一生……(唱)思绵绵,恨绵绵,哪堪屈指想当年。贪恋帝里风光好,我也曾,朝耽醇酒暮寻欢。结识狂朋与怪侣,红楼绮陌竞留连。赢得了笔下轻浮入另册,青楼薄幸名狂狷。谁知晓,蜗角利名长羁绊,身在江湖心不甘。我也曾,写颂词,去投献,干谒豪门路八千;我也曾,几回榜落孙山后,廿载奔波求一官。到头来,未立德,未立功,又何曾立一言?我柳永算是什么?算个什么?哈哈……什么也不是!我呀……(接唱)只是个……风月场中孟浪子,来作诗余一异端。名利场中失意客,误入利名纷扰间。回首平生追往事,真个是,惨淡愁云尽汗颜!(咳嗽)

虫娘官人……(扶柳永入内,坐)

〔内声:"教坊司杨大人到!"

柳   安:老爷,教坊司杨大人到!

柳   永:啊?好久未曾交往,今日何事找我?柳安,迎他进来。

柳   安:是!(下,引教坊司杨大人复上)

杨大人:柳大人!

柳   永:杨大人!

杨大人:柳大人,久违了!

柳   永:恕我病久,未能起迎。大人何事造访?

杨大人:柳大人!前日南极星现,天下承平之吉兆也!圣上大喜,命天下才人应制,我是特来报喜的!

柳   永:哈哈,大人,秋霁佳气,老人星出,难道大人你忘了柳永已应制多次?

杨大人大人,这次大人应制,可是圣上钦点。

柳   永:贱臣不才,每次都惹龙颜不悦,心存戚戚焉。

杨大人:哈哈,足见今上宽厚仁慈,惜才爱才……

柳   永:只是这次,柳某不敢……况且久病,气息奄奄,但恐不能"奉旨填词"矣。

杨大人:这……难道大人吝词至此,不愿讴歌这太平盛世?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剧团二伯 2012-12-18 16:14
当然,也有一些杂音,大家权当他娱乐吧: 君当纵意自熙怡 http://tieba.baidu.com/f?kz=1032095848

查看全部评论(1)

QQ|联系方式|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PC版|站点统计|福建闽剧网 福州闽剧 ( 京ICP备09042978号-1 )

GMT+8, 2020-6-2 06:00 , Processed in 0.04579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