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福建闽剧网

 找回密码
 请用中文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福建闽剧网 闽剧研究 剧本交流 查看内容

闽剧 剧本《南归梦》

2013-1-30 13:33| 发布者: 剧团二伯| 查看: 2228| 评论: 1

編劇:王羚、吳金泰


 

           [时间:汉,始元六年(公元前81年)

           [地点:帝都长安。

           [人物:苏  武——字子卿,南归后职封典属国。

                    元——苏武之子,又名“草奴”,燕王府中

                            剑客。

                    氏——苏武的发妻,后改适贾伏生。

                  盖长公主——汉昭帝的胞姐。

                    光——大司马、大将军,封博陆侯。

                  上官安——国丈,车骑将军,封桑乐侯。

                  贾伏生——老实本分的石匠。

                    禹——霍光之子,廷尉。

                  假苏元——冒充苏元的年轻人。

                  朝官、羽林卫、宫女、随从、刀斧手等若干。

         

           [一场:雁归

 

           [风雪呼啸,隐隐有羊儿叫唤的声音。

           [苍凉的歌声起———

                      挥一杆羊鞭,

                      放牧着,

                      自己孤独的身影;

                      持一柄旄节,

                      高擎起,

                      汉家无尚的尊荣。

                      十九年啊……

                      凛冽朔风,吹不散你心中的梦,

                      十九年啊……

                      寂寞夜空,

                      那点点寒星,都是你望乡的眼睛!

           [字幕:汉,始元六年(公元前81年),苏武结束了北海

            十九年的牧羊生涯,奉诏南归。

           [远远的传出一声:“苏武将军回来了……”

           [欢呼声迭起:“苏武将军回来了,苏武将军回来了……”

           [乐声激越,清脆的马蹄声由远而近。

           [长安北郊驿亭。

           [羽林卫甲胄鲜亮执斧钺、持旌幡,威列仪仗。

           [苏武内唱:“睽别故国十九年……”(随从引苏武持节策

            马上)

      (唱)      旄儿落,冰丝悬,

                      节不辱,志弥坚。

                      护我国威凛凛,

                      何惧雪吞毡?

                      幸得恩诏回汉阙,

                      归心恰比……

                      归心恰比箭离弦!(策鞭走马)

        苏大人!我们看见长安城了,看见长安城了……

      (唱)      泪眼望长安,

                      百感涌心田!(下马)

          (含泪吟颂)“鸟飞反故乡兮,狐死必首丘……”(伏地捧

            土)故土啊!我回来了!(仰天高呼)苏武活着回来了……

           [霍光内呼喊:“子卿兄……”(率众人上)

      (趋步向前,紧握苏武的双手)子卿兄,你受苦了啊!

      (端详着)你是……

        子卿兄,我是霍子孟啊!

        哎呀,原来是子孟兄!

长公主      苏贤卿……

        长公主凤驾亲迎,老臣担当不起!卑职中郎将苏武,叩

            拜长公主千岁,大司马、大将军!(施礼)

      (扶住)苏将军,老夫是遵圣谕在此迎接将军荣归故国!

众朝官    (躬身作揖)迎接苏将军载誉南归……

        一十九年,恍如隔世,万不想我苏武尚能生还故国啊!

      (抚苏武手中旄节)这旄节乃先帝亲赐,如今,旄儿脱尽,

            忠节犹存。苏将军百折不挠,终教匈奴拱服大汉德威!

            先帝在天有知,定感欣慰!

长公主      苏贤卿壮岁出使,衰年而归,你真是我刘汉帝室之功臣

            也!

        昔年北疆讹传你已捐躯殉节,先帝为你修筑衣冠塚,以

            寄哀思。今日将军南归故国,老夫已奏达幼主,拆旧冢,

            立新碑,镌刻将军功迹,为我汉家忠节典范,让天下臣

            民共效也!

众朝官      我等誓以苏将军为楷模,秉节尽忠,护保国鼎千秋!

        圣旨下,苏武听封……

        万岁……(伏跪)

      (宣读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中郎将苏武持守汉

            一十九年,诚堪嘉勉!今攫升为典属国之职,月俸中二

            千石。另立碑志,镌刻奇功。以褒忠节,以昭恩荣!钦

            此……

        臣苏武叩谢天恩!吾皇万岁,万万岁……

长公主      典属国不过是闲差轻职罢了!苏武之功,纵是封侯,

            也不为过!

        如此说来,长公主是要代天子矫诏啊!

长公主      哈哈哈……大司马钧意已定,本宫岂敢不遵?

        苏武能生还故国,与家人团聚,此心足矣!

          (唱)      莫看我铮铮男儿汉,

                      偏怀有灼灼儿女情。

                      苏武思亲太心切……(举目寻望)

                      何不见妻儿来相迎!?

        你的妻儿么……

        司马,我的妻儿可好?苏武急于一见啊……

        子卿兄!当年塞外频传厄讯,说你已壮烈殉国。你妻儿

            为你素衣庐墓,三年之后,嫂夫人她就……

        她怎样?

        三年之后,嫂夫人她就另嫁于京城贾姓人家!

      (心头一震)唉……(急追问)那我儿苏元他、他今在何

            处?

        你儿苏元早就在此等侯你的归来!

           [假苏元内喊:“爹啊……!”(呼奔上,跪向苏武)

      (与假苏元相拥涕泣)我的儿啊……

          (唱)      妻改适,虽有憾,

                      有儿绕膝堪慰情。

                      南归一梦十九年,

                      终不用,魂牵梦萦!

            阿元儿啊……爹十几年不在家中,吾儿你受苦了!

假苏元      爹为国历尽艰苦,无怨无悔,孩儿受点苦,算什么呀!

        好孩儿,有骨气。是我苏武的儿子!

众朝官      恭喜苏大人骨肉团聚啊!

      (感激涕零)若非大司马眷顾,何来苏武之今日?

上官安    (揣测)奇怪呀……(暗示长公主)长公主……

长公主    (问假苏元)苏公子,你十余年来无有音信,何以突然现身?

假苏元      自别长安,浪迹天涯。闻知家父蒙恩诏归故土,故而赶

            回,与父团聚,以尽人子之孝!

        长公主这般发问,莫非心有疑义?

        哈哈哈……各位呀!他是否吾儿,一看右掌,就知道了!众      (诧讶地)右掌……

      (唤假苏元)阿元儿,伸出右掌,让各位大人看看吧!

           [假苏元懵地伸出右掌,苏武一看,顿然失色。不停翻看

            假苏元的双手,随即猛地推开。

      (逼问)你、你、你是何人?

假苏元    (支支吾吾)我、我、我是你的儿子苏元啊!

        不对!你不是我儿苏元!我儿苏元右掌之中,长有一颗

            黑痣!

        黑痣?!

        此人掌中无痣,绝非吾儿苏元!

        何方狂徒,有敢冒充苏大人之子!来,绑了!

           [羽林卫绑押假苏元下。

        子孟兄,你……

        子卿兄,切莫悲伤,老夫即回宫请旨,悬榜各州府县,

            定为你寻着亲生儿子!

      (泣声)阿元儿啊……

           [幕后童谣轻轻唱起———

                      一个昵囝蒂,

                      啼嘛加流鼻。

                      他是苏武的囝,

                      掌中有黑痣!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剧团二伯 2013-1-30 14:02
闽剧《南归梦》的创作随笔 当一个人的名字,升华为一个民族的某种精神特质的时候,那他的名字也将成为这个民族的某种精神特质的代名词,苏武就是这样的一种历史人物。每从书籍中看到他的名字,我都似乎看到了冰雪天地中,有一个老人在默默地持守着一万年都不变的汉节! 或许,正是因为苏武以其生命的坚韧,与那群相伴了十九年的羊羔,一同在中国的历史舞台上,定格为永恒不变的造型。擎举着那一杆脱了旄的旌节,在北海的荒山野原中,挥写了一篇百代不朽的壮烈巨章;正是由于他用铮铮铁骨为“气节”二字,作出了最完美的诠释。以至于后人对他都产生了一种固定的形象思维,而忽视了他在北海十九年以外时空的生命状态。思维的忽略,视角的聚焦,都会造成我们对历史人物认识的单一性,而那些被大线条覆盖下的细微,也往往就成了艺术创作的处女地。于是,我和吴金泰老师有了联手创作一出,以苏武归汉之后的故事为主体内容的剧本的想法。 班固的《汉书•李广苏建传》有载:“武来归明年,上官桀子安与桑弘羊及燕王、盖主谋反,武子男元与安有谋,坐死。”史家巨笔只作概要记录,从不对历史事件作详尽的描述。正因如此,剧作者才拥有了无限的想象空间。面对着如此简要的文字,我不禁想象着那时的苏武,该如何面对自己南归后的一切?而造成这一切的又是什么?想象不仅是创作者心灵中情节的最初承载,它同时也酝酿着创作者的情感和倾诉欲望。忽地,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涌心而上,这种感动渐变做一种激情,在我的胸臆间不停地翻腾着,让我试图要在这一历史事件中,寻找新的审美视点,开掘张扬个体灵魂的领地。然而,一个剧本抒发的不只是剧作者的个人感喟,它或许蕴含更多的是生命共性情感的渲泄。所以,创作新编历史剧,剧作者不仅需要有史学知识、哲理品格和传统戏曲所独具的形象思维,更需要剧作者以一种大的情感投入,与一页页风干的历史对话,去感受历史的涌动和流变。把平面、简要的史书文字,敲击成立体、丰富的艺术形象,敲击成舞台上下心灵共震的频率。 比利时诗人伊达•那慕尔说过:“穿越,但我永远不会抵达”。这种没有抵达的穿越,是创作的理性精神对历史的问询和体贴。今天,大漠仍为风沙世界,北海还是冰雪天地,而我却凭借着传载了千年的记忆,追溯着苏武骄傲而又不屈的身影,窥析他是如何在那样的艰难绝境中,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冰冷的夜晚?难道支撑他活下去的理由,只有对国家至死不渝的信念?如果仅是因此,那苏武在初入匈奴境内时,为了护守汉节、不辱使命而引佩刀自刺的行为,就早已把他心中的信念和劲节烈慨的英勇气质表现的淋漓尽致了!为何还会有他后来的吞毡啮雪、掘取野鼠而食,孤身与羊群为伴的十九年?不惧死的苏武,为何选择了比“死”还要艰难的“活”着?“搜尽奇峰打腹稿”,我终日埋头于一切有关于苏武的文字,想从中捕捉到一丝顿悟的灵光,为滞塞的思路打通“壬督”二脉。 《留别妻》是苏武在出使前写给他妻子的一首五言诗,“夫缀文者情动而辞发,观文者披文以入情”,从他平和淡定的诗句中,我能清晰地读出他内心中对妻子深深的爱意。这个在中国历史上以刚烈著称的中郎将,却也是个有血有肉的重情义的男人!虽然,我要创作的剧本,并不以苏武夫妻情感为剧情的主线,但他的诗,让我深深理解到裹藏在他坚强中的那份常人情、常人爱,这也许能补充或完整我自己笔下苏武的情感发展逻辑。选择了与冷月做伴、羊群为伍的他,无悔地走向十九年漫长的孤独和寂寞,践守的是对国家“生是大汉人,死是大汉臣”的信念,也是履行着自己对亲人“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的承诺。 对英雄苛刻的要求,似乎也是我或我们的一种惯性思维,总觉得在英雄的行为背后,一定只有大的道理支配着。其实从古而今,又有哪一个伟大的人物,不怀有人之常情?用平常心度量他,也许更能理解苏武牧羊的伟大,也许是对人性更深层的关怀!把苏武的历史形象和共性认同的形象,和我自己体验到的苏武的形象,做一次有机的交融和整合,或许会使苏武在戏曲舞台上的艺术形象,更丰富、更感人!恩格斯说:“一切都在中间环节融合,通过中介过渡到对方。”当我动笔写下第一段唱词“挥一杆羊鞭,放牧着自己孤独的身影。持一柄旄节,高擎起汉家无尚的尊荣。十九年啊!凛冽朔风吹不散你心中的梦。十九年啊!寂寞夜空,那点点寒星,都是你望乡的眼睛”的时侯,我能隐约感到自己的笔尖,已触动了苏武的灵魂…… 苏武以民族强大的精神力量,支撑着自己骄傲的头颅,以对远方亲人的深深眷恋,浸润着自己枯涩的心田。终于,走出了北海,回到他魂牵梦萦的长安,迎接他的有大汉朝隆重盛典,更有等待着他被悄然改写的命运!“忘忧北雁去,登高望秋菊;霜枕南归梦,乡愁月影虚。”忘了这是哪个诗人写的诗,我从中挑出了“南归梦”三字,做为我新作的剧名,也做为承载苏武南归后的情感记号! 王羚,写于2010年

查看全部评论(1)

联系方式|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PC版|站点统计|福建闽剧网 福州闽剧 ( 京ICP备09042978号-1  

GMT+8, 2017-12-18 13:08 , Processed in 0.307813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