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闽剧网

 找回密码
 请用中文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福建闽剧网 闽剧研究 剧本交流 查看内容

闽剧 剧本《南归梦》

2013-1-30 13:33| 发布者: 剧团二伯| 查看: 19636| 评论: 1

       [三场:初遇

          

           [长安北郊坟岗。

           [一碑独竖,上刻“汉中郎将苏武之墓”几个隶体大字。

           [苏元内唱:“巧改扮一路潜行入长安……”(上场)

      (唱)      揣密函恩王嘱托重比山!

                      沿途频闻寻苏元,

                      好教人忐忑不安!(自看掌心黑痣)

                      最怕是掌中一痣惹人眼,

                      因此我绕道北郊走荒山。

          (快步圆场,见衣冠冢)衣冠塚……

          (唱)      椿坟旧塚犹在,

                      往事回首何堪?

          (抚残碑,慨然长叹)十九年啊!想不到你尚能生还!可

            惜啊可惜!可惜你归来迟了,我再不是当年的苏元了!

          (唱)      恩怨皆可忘,

           英雄汉,从来是铁铸心肝!

           [苏武内声:“元儿呀,你在哪里啊……”

           [苏元忙隐身碑后,苏武步履蹒跚上。

      (唱)      独步荒岗泪暗流,

                      失妻失子恨怎休?

                      人前怕说伤心事,

                      梦里惊叹雁声悠。

                      孓然孤老思子苦,

                      残碑有知亦点头。

                      纵然此生难相会,

                      也应让我梦中求。

                      但愿此情天可鉴,

                      寻尽天涯,走遍海角;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不见吾儿死不休!

           [苏元于碑后窥视苏武的身影,认出是自己的父亲。

      (泣泪)阿元儿啊……

      (背唱)    都道是,往事如烟随风散,

                      不意老父未罢休。

                      今始知,父子情铭心刻骨……

                      几曾作,落木萧萧?!

                      欲上前,把爹唤……(欲上前,又止步)

            不可,不可啊……

(唱)      切不可,思虑欠周!

                      我身受燕王重托,

            呈密函,谒见公主把杀机筹!

            生死荣辱系此举,

            是非成败在今朝!

            此时若是把父认,

                      料不定反是为父把祸招!

                      罢、罢、罢……

                      情难舍,此时当舍,

                      意难收,哪能不收?

                      果若苍天遂我愿,

                      父子团圆,来日可求!

      (对着小竹剑)元儿呀!你可知为父此时此刻的思子之情

            吗?

           [苏元欲下,闻声心头一震,不由停下脚步。

      (唱)      又听老父唤儿声……

                      我不知是去还是留?

      (轻抚竹剑,忘情地)阿元啊!爹在北国日夜想念与你,

            如今身归汉阙,你却杳无踪影!难道你真的是先我而去,

            留此剑伴为父终老此生吗?儿呀……

      (情不自禁,欲喊爹,又改口)苏大人……

           [苏武闻声,抬头见苏元。蓦地,二人目不转睛相互凝视

            着。

           [依稀有童谣从他们的心中轻轻唱起———

                      一个昵囝蒂,

                      啼嘛加流鼻。

                      他是苏武的囝,

                      掌中有黑痣!

      (按捺不住,急步向前)阿元,是你回来了吗?(牵住苏

            元,欲看右掌)

      (忙缩手)苏大人,你认错人了!我不是阿元……

        你是……

        晚生家住北郊,适才路过此地,见苏大人在此,因此向

            前打话!

        原来如此!年轻人,老夫思子心切,错把你当做吾儿苏

            元了!

        苏元……

        苏元是我的儿子,年龄与你相近。我父子分离一十九年,

            回到长安后,我百般查找,毫无音信啊!年轻人,你怎

            知老夫就是苏武啊?

        苏大人名扬汉室,谁人不知,哪个不晓?(试问)苏大

            人,你一去十九年音信俱无,当年朝野还纷纷传说,你

            已蒙难北疆!

      (长叹一声)说来话长啊!天汉元年,老夫奉汉武先帝圣

            谕,出使北国。谁知匈奴突生内乱,且鞮侯单于迁怒于

            汉使,将我等一百余人,无端扣押。囚苏武于雪窖之中,

            断水绝食,迫我归降!

        那你呢……

        苏武堂堂汉使,岂能屈膝降胡,辱我国威?我就餐雪解

            渴……

        餐雪解渴?

        吞毡充饥!

        吞毡充饥……(不觉泪落)

        咦……年轻人,你怎么落泪了啊?

        晚生听闻大人在北国受苦,因此伤心落泪!

        如今归来,虽生犹死!我儿苏元他……怕是不在人世了!

          (忍不住老泪纵横)

      (抑住情绪,近前轻搀着苏武)苏大人,不必悲伤!我想

            阿元他一定还活在人世!

        唉!他若活在人世,怎不回家见我?

        说不定他是有事在身,一时难以回家呀!你就宽心等候,

            阿元他……他定会回家与你团聚!

        但愿如此,但愿如此啊!

        苏大人,天色已晚,你还是早些回府!

        回府……唉!年轻人啊!老夫在北海之年,是日日夜夜

            盼着回家,如今却是最怕回家呀!

        为何?

        妻儿不在,家……就不是家了呀!

        苏大人!晚生冒昧动问,你为汉室著不世之功,可朝廷

            不过封你典属国之卑职!看而今朝堂权贵,谁人不是封

            妻荫子,鸡犬升天?大人九死一生,方得南归,却落得

            妻离子散!(咬牙切齿)怎不叫人心生愤恨……

      (轻哼)唔……臣事君,犹子事父也;子为父死,亡所恨!

            年轻人,要志效忠烈,莫说悖逆之言!

      (似乎还想再说什么)苏大人……

           [霍禹内声:“武士们,围住北郊,严加搜寻……”

           [苏元闻声忙隐身速下,众武士搜寻上,霍禹紧接而上。

        廷尉大人,何事如此惊慌?

        卑职得知刺客草奴从北郊潜入京城!

        刺客?

        苏大人,你久在北番,哪里知道?先帝驾崩之后,宗室

            之争不休。最甚者燕王刘旦,暗结党徒,妄图颠覆!几

            年来,屡遣刺客,行杀我父!此番又遣刺客草奴,暗抵

            京都!

        草奴……

        这草奴乃燕王驾下亲信!听说此人精通剑术,枭勇难挡,

            一招出手,见血封喉!故,人称他“一剑追魂” ……

        一剑追魂……

        苏大人,可曾见有人路此而过……

           [苏武摇头,霍禹带众武士急追下场。

      (猛一惊觉,四下寻找)年轻人,年轻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剧团二伯 2013-1-30 14:02
闽剧《南归梦》的创作随笔 当一个人的名字,升华为一个民族的某种精神特质的时候,那他的名字也将成为这个民族的某种精神特质的代名词,苏武就是这样的一种历史人物。每从书籍中看到他的名字,我都似乎看到了冰雪天地中,有一个老人在默默地持守着一万年都不变的汉节! 或许,正是因为苏武以其生命的坚韧,与那群相伴了十九年的羊羔,一同在中国的历史舞台上,定格为永恒不变的造型。擎举着那一杆脱了旄的旌节,在北海的荒山野原中,挥写了一篇百代不朽的壮烈巨章;正是由于他用铮铮铁骨为“气节”二字,作出了最完美的诠释。以至于后人对他都产生了一种固定的形象思维,而忽视了他在北海十九年以外时空的生命状态。思维的忽略,视角的聚焦,都会造成我们对历史人物认识的单一性,而那些被大线条覆盖下的细微,也往往就成了艺术创作的处女地。于是,我和吴金泰老师有了联手创作一出,以苏武归汉之后的故事为主体内容的剧本的想法。 班固的《汉书•李广苏建传》有载:“武来归明年,上官桀子安与桑弘羊及燕王、盖主谋反,武子男元与安有谋,坐死。”史家巨笔只作概要记录,从不对历史事件作详尽的描述。正因如此,剧作者才拥有了无限的想象空间。面对着如此简要的文字,我不禁想象着那时的苏武,该如何面对自己南归后的一切?而造成这一切的又是什么?想象不仅是创作者心灵中情节的最初承载,它同时也酝酿着创作者的情感和倾诉欲望。忽地,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涌心而上,这种感动渐变做一种激情,在我的胸臆间不停地翻腾着,让我试图要在这一历史事件中,寻找新的审美视点,开掘张扬个体灵魂的领地。然而,一个剧本抒发的不只是剧作者的个人感喟,它或许蕴含更多的是生命共性情感的渲泄。所以,创作新编历史剧,剧作者不仅需要有史学知识、哲理品格和传统戏曲所独具的形象思维,更需要剧作者以一种大的情感投入,与一页页风干的历史对话,去感受历史的涌动和流变。把平面、简要的史书文字,敲击成立体、丰富的艺术形象,敲击成舞台上下心灵共震的频率。 比利时诗人伊达•那慕尔说过:“穿越,但我永远不会抵达”。这种没有抵达的穿越,是创作的理性精神对历史的问询和体贴。今天,大漠仍为风沙世界,北海还是冰雪天地,而我却凭借着传载了千年的记忆,追溯着苏武骄傲而又不屈的身影,窥析他是如何在那样的艰难绝境中,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冰冷的夜晚?难道支撑他活下去的理由,只有对国家至死不渝的信念?如果仅是因此,那苏武在初入匈奴境内时,为了护守汉节、不辱使命而引佩刀自刺的行为,就早已把他心中的信念和劲节烈慨的英勇气质表现的淋漓尽致了!为何还会有他后来的吞毡啮雪、掘取野鼠而食,孤身与羊群为伴的十九年?不惧死的苏武,为何选择了比“死”还要艰难的“活”着?“搜尽奇峰打腹稿”,我终日埋头于一切有关于苏武的文字,想从中捕捉到一丝顿悟的灵光,为滞塞的思路打通“壬督”二脉。 《留别妻》是苏武在出使前写给他妻子的一首五言诗,“夫缀文者情动而辞发,观文者披文以入情”,从他平和淡定的诗句中,我能清晰地读出他内心中对妻子深深的爱意。这个在中国历史上以刚烈著称的中郎将,却也是个有血有肉的重情义的男人!虽然,我要创作的剧本,并不以苏武夫妻情感为剧情的主线,但他的诗,让我深深理解到裹藏在他坚强中的那份常人情、常人爱,这也许能补充或完整我自己笔下苏武的情感发展逻辑。选择了与冷月做伴、羊群为伍的他,无悔地走向十九年漫长的孤独和寂寞,践守的是对国家“生是大汉人,死是大汉臣”的信念,也是履行着自己对亲人“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的承诺。 对英雄苛刻的要求,似乎也是我或我们的一种惯性思维,总觉得在英雄的行为背后,一定只有大的道理支配着。其实从古而今,又有哪一个伟大的人物,不怀有人之常情?用平常心度量他,也许更能理解苏武牧羊的伟大,也许是对人性更深层的关怀!把苏武的历史形象和共性认同的形象,和我自己体验到的苏武的形象,做一次有机的交融和整合,或许会使苏武在戏曲舞台上的艺术形象,更丰富、更感人!恩格斯说:“一切都在中间环节融合,通过中介过渡到对方。”当我动笔写下第一段唱词“挥一杆羊鞭,放牧着自己孤独的身影。持一柄旄节,高擎起汉家无尚的尊荣。十九年啊!凛冽朔风吹不散你心中的梦。十九年啊!寂寞夜空,那点点寒星,都是你望乡的眼睛”的时侯,我能隐约感到自己的笔尖,已触动了苏武的灵魂…… 苏武以民族强大的精神力量,支撑着自己骄傲的头颅,以对远方亲人的深深眷恋,浸润着自己枯涩的心田。终于,走出了北海,回到他魂牵梦萦的长安,迎接他的有大汉朝隆重盛典,更有等待着他被悄然改写的命运!“忘忧北雁去,登高望秋菊;霜枕南归梦,乡愁月影虚。”忘了这是哪个诗人写的诗,我从中挑出了“南归梦”三字,做为我新作的剧名,也做为承载苏武南归后的情感记号! 王羚,写于2010年

查看全部评论(1)

QQ|联系方式|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PC版|站点统计|福建闽剧网 福州闽剧 ( 京ICP备09042978号-1 )

GMT+8, 2022-5-28 13:02 , Processed in 0.10754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