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闽剧网

 找回密码
 请用中文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福建闽剧网 闽剧研究 剧本交流 查看内容

闽剧 剧本《南归梦》

2013-1-30 13:33| 发布者: 剧团二伯| 查看: 19637| 评论: 1

           [四场:密谋

 

           [翠华宫。

           [长公主玩着飞矢投斛的游戏,宫女们勤于侍侯。

           [上官安一边急躁徘徊。

           [幕后吆喝声,隐隐传出:“朝廷悬赏,查寻苏武之子苏

            元,二十三岁,属羊,右掌之中长有一颗黑痣……”

长公主      上官卿,你不是说苏武的儿子,已经死了吗?为何还在

            悬榜查寻呢?

上官安      “死马当做活马医”,安慰苏武罢了!

长公主      唉!苏武真是可怜啊……

上官安      长公主,这般时侯了,草奴为何还迟迟不到?屡次三番

            行刺不成,今日燕王又遣草奴进京,不过是“换汤不换

            药”,我只怕又是竹篮打水呀!

长公主      不!这草奴非别人可比啊!此子自幼父母双亡,是燕王

            将他收容抚养,待同亲生。此番进京行刺,若无十分把

            握,燕王岂能让他冒险!

上官安      但愿燕王能有奇招妙策啊!

      (急上)跪禀公主,燕王信使到……

长公主      快传!

        是!(下)

           [苏元快步上场。

      (唱)      离北郊,入宫苑,

                      一路思绪起波澜。

                      老父斥声犹在耳

                      可叹我身做骑虎上下难!

          (施礼)草奴拜见长公主、上官国丈!

上官安    (打量苏元)你就是人称“一剑追魂”的草奴?   

        正是!

长公主      为何此时才到?

        小人绕道从北郊进城,这才耽误了时辰!长公主,霍光

            已探知小人进京之事,廷尉霍禹正遣重兵追查设防!

长公主      你怎知晓?

        小人在北郊即遇霍禹追查!

上官安      长公主,霍光已知草奴进京行刺,这该如何是好啊?

        不如暂缓行事,待我回禀燕王,再作定夺!

长公主      矢已上弦,岂能不发?

上官安      长公主,不可逆水行舟!以臣之见,不如暂忍臭气,从

            长计议!

长公主      你能忍得,本宫我忍不得……

          (唱)      皇弟他稚岁龙御称寡人,

                      可叹他,雏鸟有翅难飞空啼鸣!

                      大司马,掣肘皇权,乾纲独掌,

                      刘汉天下……

                      倒似他霍家的朝廷!

                      本宫我,帝嗣皇裔,

                      岂甘玺权落旁人?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霍党不灭,汉鼎怎新?                           

上官安      如今霍府定是严加防范,霍光出入自有精兵随扈,以草

            奴一人之力,想要刺杀霍光,谈何容易啊?

          (唱)      打蛇不死反遭害,

   飞蛾扑火自焚身。

   倘若无有万全策,

                      莫作引项向刀人!

长公主      如此说来,此事只能做罢?

上官安      贸然行刺,定落霍光网中!死草奴一人,那倒也罢!只

            怕要毁了燕王的宏图大计,祸及我等啊!

        国丈所言有理!草奴一命,不足为惜,怕是连累他人啊!

长公主    (失望)又枉费一番心机啊!唉……草奴,你且回去吧!

            告诉燕王,日后再图他策!                                   

        是!(欲下,记起密函)长公主,草奴临行之时,燕王

            亲笔书写一封密函,要我面呈长公主!

长公主      甚等密函,待我一看……

           [长公主与上官安看密函,二人喜出望外。

        长公主、上官国丈,草奴告辞了!(欲下)

上官安      且慢!(喝住苏元)伸出你的右掌。

           [长公主、上官安急上前看苏元的右掌。

长公主    (大喜过望)一颗黑痣!

上官安    (指着苏元)掌中有黑痣,年龄二十“出鼻”,谁能不信,

            他就是苏元?

      (连忙分辨)不、不、不!长公主,小人是草奴啊!

上官安    (得意洋洋)哈哈哈……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看着自己的右掌,茫然不解)这与我等大事何干?

长公主      草奴,本宫知道你不是苏元,今日却要你冒充苏元!

        冒充苏元?

长公主      苏武之子与你一样,右掌之中,有一黑痣!此子生死不

            明,朝廷正在悬榜查寻,你不妨顺势而出,以掌中黑痣

            为凭,前去冒充苏武之子!

上官安      霍光若是得知苏武寻着儿子,必往苏府祝贺。料那霍光

            万想不到苏武之子,乃是草奴,定然毫无戒备!到时你

            一剑追魂,猝不及防,霍光必死!

      (心头大震)哦呵……

          (唱)      诓老父,杀霍光,

                      真苏元要做假苏元!

                      倒教我,意乱心慌,

                      意乱心慌……

                      往日奋勇无顾返,

                      今却是,未曾拔剑心先凉!

长公主      草奴,你为何如此心神不定?

        这……

上官安      莫非你是胆怯不成?

        长公主、国丈!

          (唱)      甘捐一命酬恩义,

                      拔剑刺霍不彷徨!

                      草奴我,敢效荆轲!

                      何必要,假冒苏元?

上官安      若不假冒苏元,只怕你难以挨近霍光半步。霍光不死,

            少帝难废,燕王一番苦心,化做泡影。倘若再受制于霍

            光,大志不能抒展,何补社稷江山?

        这……

上官安      你掌中有痣,苏武恰在寻子,这是天助燕王、天绝霍光!

            千万不能坐失这千载难寻的良机啊!

长公主      大丈夫知恩图报,难道你忘了燕王对你十余年的养育之

            恩?就不能仗义执剑,助燕王定鼎成功吗?

      (矛盾交织)这……

上官安      草奴,莫非你真忘了燕王的养育之恩吗?

        燕王恩德,草奴万死不忘啊!                  

长公主      那你为何如此迟疑不决?

        假冒苏元,行刺霍光,到时真相大白,只怕要伤了……

            要伤了苏武他老人家的心啊!

上官安      哈哈哈……你又不是他真儿子,何必替他操这么多的心

            啊?

        我敬慕他凛然气节,可怜他孤苦一人!

长公主      忠节之臣,哪朝哪代不受崇敬?待燕王登基后,汉室易

            主,苏武还是苏武,依然是天下子民仿效的典范!

上官安      血性男儿,当惜立功扬名之机!此计能成,草奴,你就

            是中兴汉室的第一功臣!

       也罢!

          (唱)      且将这,

                      十九年的恩仇爱恨,

                      凝聚在三尺青锋。

                      扬眉拔剑,改写乾坤,

                      王候从来胜者封!

            草奴从命……(埋头伏跪)

           [幕后锣声突响,吆喝声起:“朝廷悬赏,查寻苏武之子

            苏元,二十三岁,属羊,右掌之中长有一颗黑痣……”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剧团二伯 2013-1-30 14:02
闽剧《南归梦》的创作随笔 当一个人的名字,升华为一个民族的某种精神特质的时候,那他的名字也将成为这个民族的某种精神特质的代名词,苏武就是这样的一种历史人物。每从书籍中看到他的名字,我都似乎看到了冰雪天地中,有一个老人在默默地持守着一万年都不变的汉节! 或许,正是因为苏武以其生命的坚韧,与那群相伴了十九年的羊羔,一同在中国的历史舞台上,定格为永恒不变的造型。擎举着那一杆脱了旄的旌节,在北海的荒山野原中,挥写了一篇百代不朽的壮烈巨章;正是由于他用铮铮铁骨为“气节”二字,作出了最完美的诠释。以至于后人对他都产生了一种固定的形象思维,而忽视了他在北海十九年以外时空的生命状态。思维的忽略,视角的聚焦,都会造成我们对历史人物认识的单一性,而那些被大线条覆盖下的细微,也往往就成了艺术创作的处女地。于是,我和吴金泰老师有了联手创作一出,以苏武归汉之后的故事为主体内容的剧本的想法。 班固的《汉书•李广苏建传》有载:“武来归明年,上官桀子安与桑弘羊及燕王、盖主谋反,武子男元与安有谋,坐死。”史家巨笔只作概要记录,从不对历史事件作详尽的描述。正因如此,剧作者才拥有了无限的想象空间。面对着如此简要的文字,我不禁想象着那时的苏武,该如何面对自己南归后的一切?而造成这一切的又是什么?想象不仅是创作者心灵中情节的最初承载,它同时也酝酿着创作者的情感和倾诉欲望。忽地,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涌心而上,这种感动渐变做一种激情,在我的胸臆间不停地翻腾着,让我试图要在这一历史事件中,寻找新的审美视点,开掘张扬个体灵魂的领地。然而,一个剧本抒发的不只是剧作者的个人感喟,它或许蕴含更多的是生命共性情感的渲泄。所以,创作新编历史剧,剧作者不仅需要有史学知识、哲理品格和传统戏曲所独具的形象思维,更需要剧作者以一种大的情感投入,与一页页风干的历史对话,去感受历史的涌动和流变。把平面、简要的史书文字,敲击成立体、丰富的艺术形象,敲击成舞台上下心灵共震的频率。 比利时诗人伊达•那慕尔说过:“穿越,但我永远不会抵达”。这种没有抵达的穿越,是创作的理性精神对历史的问询和体贴。今天,大漠仍为风沙世界,北海还是冰雪天地,而我却凭借着传载了千年的记忆,追溯着苏武骄傲而又不屈的身影,窥析他是如何在那样的艰难绝境中,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冰冷的夜晚?难道支撑他活下去的理由,只有对国家至死不渝的信念?如果仅是因此,那苏武在初入匈奴境内时,为了护守汉节、不辱使命而引佩刀自刺的行为,就早已把他心中的信念和劲节烈慨的英勇气质表现的淋漓尽致了!为何还会有他后来的吞毡啮雪、掘取野鼠而食,孤身与羊群为伴的十九年?不惧死的苏武,为何选择了比“死”还要艰难的“活”着?“搜尽奇峰打腹稿”,我终日埋头于一切有关于苏武的文字,想从中捕捉到一丝顿悟的灵光,为滞塞的思路打通“壬督”二脉。 《留别妻》是苏武在出使前写给他妻子的一首五言诗,“夫缀文者情动而辞发,观文者披文以入情”,从他平和淡定的诗句中,我能清晰地读出他内心中对妻子深深的爱意。这个在中国历史上以刚烈著称的中郎将,却也是个有血有肉的重情义的男人!虽然,我要创作的剧本,并不以苏武夫妻情感为剧情的主线,但他的诗,让我深深理解到裹藏在他坚强中的那份常人情、常人爱,这也许能补充或完整我自己笔下苏武的情感发展逻辑。选择了与冷月做伴、羊群为伍的他,无悔地走向十九年漫长的孤独和寂寞,践守的是对国家“生是大汉人,死是大汉臣”的信念,也是履行着自己对亲人“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的承诺。 对英雄苛刻的要求,似乎也是我或我们的一种惯性思维,总觉得在英雄的行为背后,一定只有大的道理支配着。其实从古而今,又有哪一个伟大的人物,不怀有人之常情?用平常心度量他,也许更能理解苏武牧羊的伟大,也许是对人性更深层的关怀!把苏武的历史形象和共性认同的形象,和我自己体验到的苏武的形象,做一次有机的交融和整合,或许会使苏武在戏曲舞台上的艺术形象,更丰富、更感人!恩格斯说:“一切都在中间环节融合,通过中介过渡到对方。”当我动笔写下第一段唱词“挥一杆羊鞭,放牧着自己孤独的身影。持一柄旄节,高擎起汉家无尚的尊荣。十九年啊!凛冽朔风吹不散你心中的梦。十九年啊!寂寞夜空,那点点寒星,都是你望乡的眼睛”的时侯,我能隐约感到自己的笔尖,已触动了苏武的灵魂…… 苏武以民族强大的精神力量,支撑着自己骄傲的头颅,以对远方亲人的深深眷恋,浸润着自己枯涩的心田。终于,走出了北海,回到他魂牵梦萦的长安,迎接他的有大汉朝隆重盛典,更有等待着他被悄然改写的命运!“忘忧北雁去,登高望秋菊;霜枕南归梦,乡愁月影虚。”忘了这是哪个诗人写的诗,我从中挑出了“南归梦”三字,做为我新作的剧名,也做为承载苏武南归后的情感记号! 王羚,写于2010年

查看全部评论(1)

QQ|联系方式|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PC版|站点统计|福建闽剧网 福州闽剧 ( 京ICP备09042978号-1 )

GMT+8, 2022-5-28 13:23 , Processed in 0.10132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