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闽剧网

 找回密码
 请用中文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福建闽剧网 闽剧研究 剧本交流 查看内容

闽剧 剧本《南归梦》

2013-1-30 13:33| 发布者: 剧团二伯| 查看: 19633| 评论: 1

           [五场:惊变

 

           [典属国府。苏元上。

      (唱)      为报恩,悖天伦,

                      真父子,偏作假团圆!                           

            爹爹在哪里,爹爹在哪里呀……

      (上)你是……

      (跪向苏武)爹爹,孩儿就是你的阿元啊!孩儿回来了啊!

        啊!(愣住,两眼出神地看着苏元)

      (唱)      十九年,

                      第一回开口唤爹爹……

                      禁不住,夺眶泪水如倾盆!

           [幕后童谣轻轻唱起------

                      一个昵囝蒂,

                      啼嘛加流鼻。

                      他是苏武的囝,

                      掌中有黑痣!

           [童谣声,苏武静静地走向前,看苏元的右掌。

      (欣喜若狂,大声喊着)有黑痣,有黑痣啊……

          (唱)      见黑痣,喜欲狂,

                      确是吾儿回家门!

                      谢上苍,垂怜悯,

                      我十九年的南归梦……

                      今朝如愿偿!

        爹……

      (认出)哎呀阿元儿,你那日不是与我在北郊荒山相遇了

            吗?

        是的!

        那你为何不认为父啊?

        你我父子分离一十九年,那日荒山乍遇,若是无凭无证,

            贸然认父,孩儿只怕爹爹不信啊!

      (责怨)哎呀,你黑痣在掌,怎说无凭无证啊?

        爹爹是责怪孩儿回来迟了吗?

        不迟,不迟,回来就好啊!阿元儿,让爹爹好好的看看

            你啊!

           [父子相拥,深情凝望。

      (唱)      爹想儿,十九年,

                      夜夜呆坐北海边。

                      铮铮铁汉不皱眉,

                      偏是思儿泪涟涟。

      (唱)      儿想爹,十九年,

                      九岁离家谁可怜?

                      茫茫人海不见爹,

                      稚幼童心恨绵绵!

      (唱)      爹想儿,十九年,

                      童谣唱了多少遍?

      (唱)      儿想爹,十九年,

                      夜夜望月复缺圆。

      (唱)      爹想儿,十九年,

                      苦等相逢这一天!

      (唱)      儿想爹,十九年,

                      谁料相逢在今天!

      (唱)      爹想儿,十九年,

     (唱)      儿想爹,十九年,

          (合唱)    盼来今日大团圆。

                      父子泪眼对泪眼,

                      从此后,天伦之乐乐无边!

           [上官安带护卫上,苏元猛地惊醒。

上官安      哈哈哈……苏元回来了?恭喜苏大人骨肉团聚啊!

        同喜,同喜啊!

上官安      来人!(对护卫)速将喜讯报知皇上、公主,满朝文武

            理当到此,为苏大人祝贺!

        是!(下场)

上官安    (话锋一转,弦外之音)苏元,今日你父子团聚,切莫忘

            了明日建功立业啊!

           [苏元闻言心头大震。

      (丝毫未觉)哈哈哈……当然,当然啊!

           [幕后传报声:“大司马驾到……”

           [上官安暗喜在心,忙示意苏元,众朝官引霍光上场。

      (迫不及待)子孟兄,苏武寻着亲生儿子了啊……

        老夫正是闻知此事,特过府庆贺!

上官安    (拱手向前)岳父大人!

      (看着上官安)你来得好快啊,消息真灵啊!

上官安      适才路过苏府,顺便进来看望苏大人!真巧,真巧啊!

        阿元儿,快拜见大司马!

        苏元拜见大司马!(跪拜)

      (打量苏元)苏大人,他就是你的儿子苏元?

        是啊!是啊!(牵过苏元右手)大司马请看……

        黑痣……子卿兄,你父子难得重聚,真可贺也!苏元,

            你父爱子之心,可谓至深至切,你日后要多加孝敬才是!

        谨遵大司马教诲!

        大司马、众位大人!今日我父子团圆,苏武特备薄宴,

            请各位大人即席!(喜悦高呼)摆筵……             

           [乐声高昂,众人欢笑下场。

          (伴唱)    华筵开,笙歌欢,

                      觥筹交错酒正酣。

           [幕后笑声阵阵,众丫环捧盘交叉过场。

           [忽地,幕后霍光惊喊:“有刺客……”

          (伴唱)    石破天惊一瞬变,

                      团圆宴,突起祸端!

           [霍光内喊:“来人,抓刺客……”

           [众朝官惊慌逃窜过场,上官安紧跟上,隐于一边窥觑。

           [苏武内惊叫:“阿元,快住手啊……”

           [苏元剑锋直指霍光咽喉要害,苏武紧紧地拽住苏元。三

            人同步急上,众卫士急上场救护霍光。        

      (呼救)快拿刺客……

           [众卫士拔刀围杀,苏元挥剑连杀数名卫士。

            [霍光夺路惊逃,苏元横剑拦住。苏武又抢上前夺剑,苏

             元一抬手甩开。挥剑刺出,霍光躲闪摔倒。苏元双手握

             剑高高举起,欲向霍光劈去,苏武忙用身体护住霍光。

      (哀求)阿元啊!你要杀大司马,不如先杀为父吧……

上官安    (大声叫着)草奴,苏武碍事,你先杀了他,再杀霍光老

            !快动手,快动手啊……

           [苏元再欲举剑。

      (泣求)阿元啊!为父我求求你了!(抱住苏元,颤颤巍

            巍地跪下)

           [苏元看着父亲可怜的样子,痛苦地弃剑。

上官安    (绝望地,哭喊着)草奴啊!天煞你也……(瘫倒在地)

           [内声:“抓刺客……”

           [霍禹带羽林卫冲上,擒绑苏元、上官安。

      (扶霍光)父亲大人,你受惊了!(怒对苏武)大胆苏武,   

            你儿竟敢行刺当朝顾命大臣,你作何解释?

      (惊魂未定,不知所措)我……

      (不忍见父亲身受恐吓,强装狰狞)苏武老匹夫!今日若

            不是你从中作梗,霍光老贼怎能躲得过我这一剑追魂?

      (懵地)阿元儿……你、你、你何出此言啊?

      (急截止)子卿兄,此人不是你儿苏元,他就是燕王派来

            刺杀老夫的刺客,“一剑追魂”草奴!

        草奴……

        今日之事,定是燕王逆党蓄谋而为!老夫誓夷其三族,

            方消恨矣!霍禹儿,将他们收捕入狱!

        是!(带羽林卫速押苏元、上官安下)

      (追喊着)阿元儿,阿元儿……

      (拦住苏武)子卿兄,不必再追了!此事与你无关,你就

            好自为之!(速下场)

           [瞬时,一片死寂。

      (唱)      冷飕飕,

                      寒气直透背脊梁……

                      我好似,

                      身又困在冰封雪裹的北海滨!

          (喃喃自语)草奴?他……他不是阿元……对!他是草奴,

            他不是我的儿子!他不是我苏武的儿子……不……他有

            黑痣,他是阿元!他是我苏武的儿子……阿元呐……(放

            声恸哭)

          (唱)      盼团圆,十九年梦萦汉关,

                      盼团圆,十九年泣血思亲。

                      盼团圆,盼来了刀光血影,

                      盼团圆,盼来了这一剑啊……

                      深深插在我的心!

                      阿元啊……

                      儿既回家把父认,

                      又为何,席间刺霍起杀心?

                      这逆天大罪震朝野,

                      叫为父,怎不惊心,怎不惊心!

                      儿沉沦叛逆充死囚,

                      叫为父,何忍此心,何忍此心?

                      苏武我……

                      我要上丹墀、拜九重,

                      负荆请罪,为儿求情!(匆忙欲下)

           [霍光幕后宏声:“皇帝诏曰!皇帝诏曰!皇帝诏曰……” 

           [苏武噤声,颤栗伏跪。

           [霍光宣诏:“逆臣叛党,图谋不轨;背君篡汉,罪恶昭  

            彰。 长公主,悖祖制逆朝纲;上官安,负国恩通奸党。    

            誓杀不赦……

           [喝声不绝于耳:“夷三族,杀不赦……”

      (唱)      一时间,杀声摇撼长安城,

                      巍巍帝都……

                      又一番雨血风腥!(跌坐于地)

           [贾伏生内声:“老婆,走哦……”(与李氏同上)

      (唱)      喜讯从天传,

                      吾儿回门庭。

贾伏生    (唱)      虽然是后叔,

                      也算一家人!

      (唱)      给儿送蛋面,

贾伏生    (唱)      一路喜吟吟。

          (进苏府,见状,赶忙扶起苏武)苏大人,你何以这般模

     样啊?

      (强烈一振)阿元他……阿元他闯大祸了!(曲牌代诉)

李、贾    (大惊失色)啊!这该如何是好?

        钦定谋反巨案,定斩不赦!

        苏大人,如今连匈奴人对你都敬若神祇!难道凭着你“忠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剧团二伯 2013-1-30 14:02
闽剧《南归梦》的创作随笔 当一个人的名字,升华为一个民族的某种精神特质的时候,那他的名字也将成为这个民族的某种精神特质的代名词,苏武就是这样的一种历史人物。每从书籍中看到他的名字,我都似乎看到了冰雪天地中,有一个老人在默默地持守着一万年都不变的汉节! 或许,正是因为苏武以其生命的坚韧,与那群相伴了十九年的羊羔,一同在中国的历史舞台上,定格为永恒不变的造型。擎举着那一杆脱了旄的旌节,在北海的荒山野原中,挥写了一篇百代不朽的壮烈巨章;正是由于他用铮铮铁骨为“气节”二字,作出了最完美的诠释。以至于后人对他都产生了一种固定的形象思维,而忽视了他在北海十九年以外时空的生命状态。思维的忽略,视角的聚焦,都会造成我们对历史人物认识的单一性,而那些被大线条覆盖下的细微,也往往就成了艺术创作的处女地。于是,我和吴金泰老师有了联手创作一出,以苏武归汉之后的故事为主体内容的剧本的想法。 班固的《汉书•李广苏建传》有载:“武来归明年,上官桀子安与桑弘羊及燕王、盖主谋反,武子男元与安有谋,坐死。”史家巨笔只作概要记录,从不对历史事件作详尽的描述。正因如此,剧作者才拥有了无限的想象空间。面对着如此简要的文字,我不禁想象着那时的苏武,该如何面对自己南归后的一切?而造成这一切的又是什么?想象不仅是创作者心灵中情节的最初承载,它同时也酝酿着创作者的情感和倾诉欲望。忽地,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涌心而上,这种感动渐变做一种激情,在我的胸臆间不停地翻腾着,让我试图要在这一历史事件中,寻找新的审美视点,开掘张扬个体灵魂的领地。然而,一个剧本抒发的不只是剧作者的个人感喟,它或许蕴含更多的是生命共性情感的渲泄。所以,创作新编历史剧,剧作者不仅需要有史学知识、哲理品格和传统戏曲所独具的形象思维,更需要剧作者以一种大的情感投入,与一页页风干的历史对话,去感受历史的涌动和流变。把平面、简要的史书文字,敲击成立体、丰富的艺术形象,敲击成舞台上下心灵共震的频率。 比利时诗人伊达•那慕尔说过:“穿越,但我永远不会抵达”。这种没有抵达的穿越,是创作的理性精神对历史的问询和体贴。今天,大漠仍为风沙世界,北海还是冰雪天地,而我却凭借着传载了千年的记忆,追溯着苏武骄傲而又不屈的身影,窥析他是如何在那样的艰难绝境中,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冰冷的夜晚?难道支撑他活下去的理由,只有对国家至死不渝的信念?如果仅是因此,那苏武在初入匈奴境内时,为了护守汉节、不辱使命而引佩刀自刺的行为,就早已把他心中的信念和劲节烈慨的英勇气质表现的淋漓尽致了!为何还会有他后来的吞毡啮雪、掘取野鼠而食,孤身与羊群为伴的十九年?不惧死的苏武,为何选择了比“死”还要艰难的“活”着?“搜尽奇峰打腹稿”,我终日埋头于一切有关于苏武的文字,想从中捕捉到一丝顿悟的灵光,为滞塞的思路打通“壬督”二脉。 《留别妻》是苏武在出使前写给他妻子的一首五言诗,“夫缀文者情动而辞发,观文者披文以入情”,从他平和淡定的诗句中,我能清晰地读出他内心中对妻子深深的爱意。这个在中国历史上以刚烈著称的中郎将,却也是个有血有肉的重情义的男人!虽然,我要创作的剧本,并不以苏武夫妻情感为剧情的主线,但他的诗,让我深深理解到裹藏在他坚强中的那份常人情、常人爱,这也许能补充或完整我自己笔下苏武的情感发展逻辑。选择了与冷月做伴、羊群为伍的他,无悔地走向十九年漫长的孤独和寂寞,践守的是对国家“生是大汉人,死是大汉臣”的信念,也是履行着自己对亲人“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的承诺。 对英雄苛刻的要求,似乎也是我或我们的一种惯性思维,总觉得在英雄的行为背后,一定只有大的道理支配着。其实从古而今,又有哪一个伟大的人物,不怀有人之常情?用平常心度量他,也许更能理解苏武牧羊的伟大,也许是对人性更深层的关怀!把苏武的历史形象和共性认同的形象,和我自己体验到的苏武的形象,做一次有机的交融和整合,或许会使苏武在戏曲舞台上的艺术形象,更丰富、更感人!恩格斯说:“一切都在中间环节融合,通过中介过渡到对方。”当我动笔写下第一段唱词“挥一杆羊鞭,放牧着自己孤独的身影。持一柄旄节,高擎起汉家无尚的尊荣。十九年啊!凛冽朔风吹不散你心中的梦。十九年啊!寂寞夜空,那点点寒星,都是你望乡的眼睛”的时侯,我能隐约感到自己的笔尖,已触动了苏武的灵魂…… 苏武以民族强大的精神力量,支撑着自己骄傲的头颅,以对远方亲人的深深眷恋,浸润着自己枯涩的心田。终于,走出了北海,回到他魂牵梦萦的长安,迎接他的有大汉朝隆重盛典,更有等待着他被悄然改写的命运!“忘忧北雁去,登高望秋菊;霜枕南归梦,乡愁月影虚。”忘了这是哪个诗人写的诗,我从中挑出了“南归梦”三字,做为我新作的剧名,也做为承载苏武南归后的情感记号! 王羚,写于2010年

查看全部评论(1)

QQ|联系方式|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PC版|站点统计|福建闽剧网 福州闽剧 ( 京ICP备09042978号-1 )

GMT+8, 2022-5-28 11:28 , Processed in 0.10439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