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福建闽剧网

 找回密码
 请用中文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福建闽剧网 闽剧研究 剧本交流 查看内容

闽剧 剧本《北进图》

2013-1-30 14:21| 发布者: 剧团二伯| 查看: 1352| 评论: 16777215|原作者: 王羚

        [闽剧《北进图》————

 

       [时间:1646年,南明隆武2年(清\顺治3年)

       [人物:

        郑成功——原名森,字明俨,号大木。隆武

                  时,赐国姓“朱”,改名“成功”,

                  封忠孝伯、御营中军都督。人尊

                  称“国姓爷”,时年23岁。

        郑芝龙——郑成功的父亲。隆武时,晋平国

                  公加太师,福建水师提督,后降

                  清。时年42岁。

          氏——郑成功的母亲,时年40岁。

        董酉姑——郑成功的妻子,时年20岁。

          渡——郑成功的弟弟,时年21岁。

          信——南明军将领。

          昭——南明军将领。

          军——郑芝龙的亲信。

        南明军将士、清军等。  

 

             [一场

            [雄烈鼓声之后。

             [景启:福京,南明水师督府,大门紧闭。郑成功着儒

             衣、佩长剑与董酉姑同跪于府前。

郑成功      (望府门高声而喊)父亲大人,孩儿已点动兵马,恳请

             父亲大人誓师北进,为黄道周大人报仇雪恨!(见无动

             静,又喊)父亲大人……

        (开府门,出场)哥哥、嫂嫂,爹爹他无意起兵,你们

             就不要勉为其难了!

郑成功       黄道周大人被清廷枭杀,南朝一代大儒惨遭胡屠,如

             今朝堂之上,纷纷斥责爹爹按兵不动,才有黄大人今

             日之死!

         黄大人是被清廷所杀,这与爹爹何关?

郑成功       南师兵败婺源,爹爹拒不起兵援救,才以致黄大人被

             清军所俘,命丧胡屠!如今清兵强攻塞防,仙霞关危

             在旦夕。爹爹再不起兵北上御敌,告慰忠魂。怎面对

             我天下汉裔?!父亲大人……(欲进府)

             [董酉姑劝住郑成功,郑渡下场。

郑成功      (泣泪)石斋先生啊……

            (唱)     泪湿青衿,

                       痛泣英灵。

                       一代鸿儒被胡屠,

                       郑森我,悲愤满衷膺。

                       儒林且有烈士,

                       怨我父,藏剑封旌。

                       今日誓师闽江口,

                       定要他奋起北进兵!

        (上场)哥哥、嫂嫂,爹爹叫你二人回转安平。

董酉姑       我二人回去,那公爹呢?

         爹爹他……他也要回安平!

郑成功       回安平?!将士们已齐集在闽江口,等着爹爹誓师发

             令,不能寒了南朝志士之心啊……

            (唱)     攥拳愤击军鼓,

                       我要擂动你的心!

            (愤懑难耐,奋拳擂击军鼓)北进、北进……

郑芝龙      (步踏鼓声上,冷观稍顷)森儿,何故如此?

郑成功       黄道周大人于金陵壮烈殉节了!(狠擂一下军鼓)

郑芝龙       黄道周书儒逞雄,他是迟早必有此劫!

郑成功       你若遵诏出兵,何用黄大人以“扁担军”入赣,抵御

             虎狼强敌。青衿敢为坚甲,将军情何以堪?

郑芝龙      (见郑成功腰间长剑)书生妄思动武,牛崽不识恶虎。

郑成功       今日我调动兵马,以爹爹之名誓师北进。如今南朝已

             尽知你要出兵为黄大人报仇。难道你还要罢兵不成?

郑芝龙      (厉声)放肆!你敢假为父之名,擅自调集兵马?!

郑成功       国势艰危,若父母不幸有疾,子岂有不药之理?

郑芝龙       若有日为父病入膏肓,你就当筑坟立柩,安待老父入

             土,不要劳神耗财!

             [郑成功欲争执,董酉姑忙示意郑渡将他劝下。

郑芝龙      (气恼地)读了几年的书,满口文文皱皱,有敢教训起

             老子来了!

董酉姑       公爹莫气。公爹,阿森他也是为了你呀……

            (唱)     黄道周皓首英贤昭忠节,

                       可怜他一代鸿儒殒命在金陵。

                       哀栋梁,惨遭恶折,

                       闻噩耗,南朝震惊!

                       到如今朝堂上颇有微词,

                       对公爹似有不恭之声。

                       郑家门楣孚众望,

                       岂由人,侧目看轻?

                       阿森他书生请缨尽忠孝,

                       慨然仗剑举义旌。

                       为的是促公爹誓师北进,

                       驱鞑寇慰忠魂以正声名。

                       公爹呀……

                       阿森他虽然是言语欠周,

                       且念他敬爹、爱爹,拳拳孝心!  

            (恳求)公爹,可念阿森一片孝心,你就起兵吧!

郑芝龙       这起兵?!(暗自慨叹)唉……

            (唱)     老父知儿秉孝爱,

                       儿怎知椿堂衔苦心!

                       森儿乃人中骐骥,

                       我是心存偏宠寄望深!

                       乱世干戈频交恶,

                       郑芝龙更怀护犊心!

             [幕后号角声响。将士呐喊:“请督帅誓师北进……”

郑芝龙      (唱)     号角声声,号角声声,

                       催我速发北进兵。

                       沙场曾经百战,

                       深谙兵戈无情!

                       我若挥师勇向北,

                       难免是纵子履险动刀兵!

             [郑成功捧甲剑、牵战马与郑渡同上场。

郑成功       爹爹,孩儿已为你备下甲剑、战马,恳请父亲大人挥

             师北进!(恳切地下跪)

郑芝龙       森儿……(不忍儿子伤心,又不得不狠下决断)

            (唱)     南渡残局终必隳,

                       何益争锋起戈兵。

                       严令撤师返故里,

                       狠心强阻儿北征!

             中军,收下老夫甲剑,备马登程!

             [中军接过甲剑。

郑成功      (以为父亲愿出兵,欣喜地牵马坠蹬)请爹爹上马!

郑芝龙      (执鞭跨鞍,严厉地)中军,速传本督军令,撤师回安

             平,不得擅自北进!

             [郑成功惊怔。郑芝龙猛挥鞭,带郑渡、中军急驰下。

郑成功      (急喊)爹爹……

             [内声:“督帅有令,撤师回安平,不得擅自北进……”

             [郑成功伤心至极坐于石阶上,董酉姑欲慰无言。

        (喊上)国姓爷……国姓爷,大队兵马和粮饷都给督帅

             带回安平了,我们还要北进吗?

             [郑成功苦不能言。

董酉姑      (拉马信于一边)马信,我们还有多少兵马?

         只剩五、六千人的御营军了,现在就是想北进,无粮

             无饷,如何行军?(悄声地)少夫人,督帅跑了,国

             姓爷一个人如何能领兵打仗?现刻御营军也是人心惶

             惶。已经有人在暗里议论了……

董酉姑       所议何来?

         他们在暗里说“青竹子做厝梁,书生带兵上战场;这     

             仗十输九不赢,会败到凄惨和凄凉”!

郑成功      (痛呼)羞煞郑森也……

            (唱)     泼面冷水三千瓢,

                       教我又羞又怨、又怨又羞!

                       枉有我诤言苦劝勉,

                       求爹爹挥师战敌酋。

                       谁知他兵符偏传撤师令,

                       闽江口空有牙旗风萧萧。

                       我满腔热望化泡影,

                       一番苦心付东流!

                       难道说书生果然无一用,

                       该只为题梅画竹、怜春怨秋!

        (内)报……(上,呈檄文跪向府门)启禀督帅,清军

             强攻塞防,末将奉令飞檄告急,请求起兵援救!

         不要叫了,督帅早就跑回安平了!

         啊?!(忙将檄文呈向郑成功)国姓爷。

郑成功      (接阅檄文)黄昭将军,我军何以如此溃败?

         国姓爷,洪承畴随清军南征,沿途向我州关守将许以

             爵禄,瓦解我军斗志。已有不少将士变节降清了!

郑成功       洪承畴……

            (唱)     洪承畴游说招降,

                       三寸舌,更甚兵锋!

                       外患内忧相交迫,

                       我不可书生意气浓!

            (忧思独白)我父军权总握,麾拥甲舰雄兵。若再如此

             唯图自保,按兵不动。南朝必毁其手!

            (唱)     万不能等闲铸大错,

                       筹心思让我父与敌交锋!

            (果断地)马信、黄昭,军情危急,刻不容缓。告谕御

             营军先行北上御敌,我父定会亲率大军随后增援!

马信、黄昭   得令!(下场)

董酉姑       夫郎,公爹他已下令撤师,你如何能叫他出兵?

郑成功       酉姑,你且速回安平,告诉我父,就说他无心北进,

             撤师回转。我只能带同千余残兵冒死北上,代父尽忠

             了!(挥拳擂响军鼓)北进啊……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剧团二伯 2013-2-2 10:51
闽剧《北进图》的创作随笔(王羚) 几乎所有以郑成功为题材的文艺作品,都把目光聚焦在以他收复台湾这一丰功伟绩上大做文章。我不想蹈常袭故,为了能另辟蹊径,从这个家喻户晓的历史人物身上,找出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创造、丰富戏曲舞台上更为独特、鲜明的艺术形象。我倘佯于一切有关于他的史料,埋头在字里行间寻觅着…… 一日,偶然于书中看到郑成功拒绝清廷封诏所言:“我一日不受诏,父一日在朝荣耀。”而引起了我的思索,为什么矢志抗节的他,还会对早已归顺清廷的父亲,有着如此的牵念和眷顾?或许只有一种理由可作此解,那就是“血浓于水”。虽然,他们父子对时代有着各自截然不同的选择,但骨肉之情恐怕很难就此泯灭。想到此,创作的激情便于瞬间升腾了起来。我想,我找到了自己想要所写的那些事了。 歌德在《谈话录》说:“艺术要通过一种完整体向世界说话。”完整性和有组织性是一切艺术成品的必要前提。但历史从来只注载事件的结果,它构不成有血有肉、有情有感的艺术形象和戏剧情节,难以铺衍成剧。如何依据史料,创造出一个完整、可信的故事?这需要剧作者调动起生命所有的感知、理解、意志、想象等;去细致揣摩“当事人”的个性心理,剖析他们外部行为的内在驱动力。用看待“活人”的眼睛,看待他们。这不仅是创作者对待创作的态度,更是超乎于理性创作之上的对历史的敬畏和对生命的尊重。如此,或许就能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他们心跳的律动。或许他们自己就会告诉剧作者,他们曾经是怎么做的。 回溯郑芝龙、郑成功父子二人决裂的过程,我深深地体会到他们在急剧变动的时代,各自所作出的选择是那样的无奈、痛苦。这种无奈和痛苦,不但是历史本身所给予的,更多的是他们双方间的相互给予。所以,面对已然定局了三百多年的历史事实,我不敢以固定的思维对待他们,把他们简单的归纳于忠与奸、是与非的二元对立范畴。那样,绝不足以写好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下,活着的人的真实态度。尤其是身处于南明王朝最为艰险时段的郑家父子。所以,历史事件,对于剧作者而言,如是寿山石雕刻师手中的石头,既要尊重其天然纹理,还要尽可能开掘出它最大的情感能量和艺术价值。使之在创作中升华为对人性的认识价值,实现和完成“史”与“剧”的自然融合。基于自己对创作的设想,我以“北进”作为叙事平台,让郑芝龙、郑成功这一对充满了戏剧性的人物关系,借助这个戏剧行动,诠释他们内心中错综复杂的情感,演绎他们的各自所图。 随着创作情感的深入,我愈发清晰地感受到郑成功无悔的抉择中,隐忍着无比的巨痛。极尽“孝道”的他,以身冒险迫使父亲北上御敌,与其说这个最无可奈何的办法,是在极力劝勉父亲拯救危亡在即的南明,不如说这是一个儿子不惜用生命来维护父亲的尊严。当他改变不了父亲的意志和选择时,却毅然举起“杀父报国”的旗号,以凝聚抗志。这一极其乖离“孝道”的举措,表明了他在大是大非前的人生态度和生命的价值取向。“别孔庙、焚儒衣”,不但昭显着他从书生蜕变为战将的决然,更是他自我的精神洗礼,是英雄伟大人格的自我实现。诚然,真正的历史悲剧不在于有所选择而选择错误,而在于根本就无从选择。然而,在历史的长河中,民族有强弱,朝代有兴衰。唯一不朽的,只有这股充沛天地、彪炳日月的浩然正气。通过创作《北进图》,加深了我对郑成功的景仰和敬佩。当看到郑成功死后,作为胜利方的康熙皇帝为他题写“四镇多二心,两岛屯师,敢向东南争半壁;诸王无寸土,一隅抗志,方知海外有孤忠”的楹联时,心中不由地涌动着感激和欣慰。对高尚节操的褒扬,对伟大人格的推崇,是古今中外所有民族的共性,也是人类的共性。 作为剧作者,我以剧中“北进”的行动,来完成郑成功自我的“气节”坚守。笔此,让我唱一句剧中的唱词:“柔翰难著鼎新志,蘸烈血,写一笔正气示后人……。”以此与这个遥远的英雄,做穿越时空的共鸣吧!

查看全部评论(16777215)

联系方式|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PC版|站点统计|福建闽剧网 福州闽剧 ( 京ICP备09042978号-1  

GMT+8, 2017-6-27 23:54 , Processed in 0.366986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