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闽剧网

 找回密码
 请用中文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福建闽剧网 闽剧研究 剧本交流 查看内容

闽剧 剧本《北进图》

2013-1-30 14:21| 发布者: 剧团二伯| 查看: 9752| 评论: 1|原作者: 王羚

             [二场

 

             [安平,郑府。

郑芝龙      (焦虑徘徊)森儿呀,你为何还不回来呀?

        (内喊)督帅、督帅。(上场)

郑芝龙      (急切地)国姓爷回来了吗?

         禀督帅,国姓爷还未回转。不过福京传回消息,无有

             粮饷,国姓爷的御营军也是人心涣散,难以北进。

郑芝龙       哈哈哈……散了好,散了好!老夫早就料定是如此!

         督帅,国姓爷不能北进,你安心了吧?

郑芝龙       安心了,安心了啊!你快去府外等侯,国姓爷若是回

             转,即速告我知道。

         是!(下场)

郑芝龙      (得意自语)无有为父,你就是寸步难行。

        (上场)爹爹,北地有人送来书信。(递上书信)

郑芝龙       北地来信?(示意郑渡下,念密函)“人臣事君,必竭

             其力,力尽不胜天,则投明而事,建不世之功,亦豪

             杰事也!今铸八闽总督之印以相待”。洪承畴……

            (唱)     洪承畴密函劝降,

                       不由我思绪起波潮。

                       看南朝势如累卵终必毁,

                       郑芝龙,夫复何求?

                       更怕森儿效死节,

                       殉葬这颓败不堪的南明朝。

                       窥风向、思转舵,

                       学狡兔觅三窟先将退路留。

                       不如携儿归顺清室,

                       大丈夫谋功业何妨新求!

            (又看书信,不屑地)八闽总督……哼!洪亨九啊,洪

             承畴。以我郑家之显赫,只封这八闽总督之职?你也

             太小看我郑芝龙了!

            (唱)     且待潮涨再起篷,

                       不可浅水急行舟!

        (焦急上)老爷,老爷……

郑芝龙       夫人,何事如此慌张?

        (责问)你自己跑回安平,为何将森儿留在福京?

            (唱)     啸风虎犹怜小於兔,

                       你全不似爱子慈亲!

                       森儿请缨北进,

                       秀才拜将领兵。

                       你本当为儿助阵壮军威,

                       却为何绝粮饷撤师回安平?

                       全然不顾儿安危,

                       忍让他,千钧重担压只身!

                       满天只觑“五色云”,

                       万不想你如此狠心。

            (拉住郑芝龙)你快带我去往福京,接回森儿呀!

郑芝龙       哈哈哈……夫人,你放心吧!

            (唱)     我严令撤师绝援助,

                       偃旗止戈断北征!

                       道是老夫心太狠,

                       无情处,正是我爱子情深!

        (唱)     无兵无粮难北进!

郑芝龙      (唱)     难北进,森儿他……

                       就能够平安转安平!

         原来你是不愿让森儿北进?

郑芝龙       时局险峻,战事凶危。我怎可纵子蹈凶履险?

         眼下清军已越赣界,若不起兵北上御敌,东南孤疆岂

             不付之一掷!     

郑芝龙       这是隆武帝操心之事,你我何必庸人自扰!

         从来是父教子以忠,未闻有纵子以贰!

郑芝龙       若太平盛世,当教子以忠。如今可是乱世啊!郑家五

             子,独森儿英物可造,当为命世雄才。老夫岂能教爱

             子效那黄道周愚忠枉死!

         你既然心意如此,当初为何还要拥立唐王改元称帝?                   

郑芝龙       若不拥立正统,老子如何号令东南?与他君臣相称,

             不过是“柴博炭、齐好看”罢了!

         森儿蒙皇恩赐国姓,这也是我们郑家的荣耀!                     

郑芝龙       荣耀?哈哈哈……洪武赐姓是如此,隆武赐姓,何异

             赴死头牌?兴头与败尾,天壤之差别!

         都说你做人实在,没想到你是这么实在!

郑芝龙       实在不好吗?

        (不满地)你也太过实在了!

        (内声)爹、娘……(与董酉姑惊慌上)爹、娘,阿森

             哥他……

郑芝龙      (神态自若地)他回来了是吗?

         爹爹,阿森哥他起兵北上了!

郑芝龙      (大惊失色)啊?!酉姑,阿森北上,带有多少人马?

董酉姑       公爹撤师回转,御营军将士也厌战怯敌而逃。现在只

             剩千余人,跟着阿森冒死北上了!

郑芝龙      (唱)     霎时间毛骨悚然,

                       冷颤颤汗湿通身。

                       料算儿掉头必南转,

                       谁知他冒死偏发北进兵!

            (懊恼地)逆子,缘何不安天命啊?!

        (唱)     怨你断粮绝援,

                       惹得人心不宁!

                       逼儿冒死北进,

                       你呀……愆做比海深!

董酉姑       公爹呀,阿森身陷绝境,难道你不思援救吗?

郑芝龙       这……

         火烧眉睫,生死一刻。你还犹豫什么呀?森儿若有三

             长两短,郑芝龙,你就是这“杀子之凶”啊!

郑芝龙      (急喊)中军,快快取出老夫剑甲!

            (唱)     挥戈无意护南朝,

                       拼死只为救儿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剧团二伯 2013-2-2 10:51
闽剧《北进图》的创作随笔(王羚) 几乎所有以郑成功为题材的文艺作品,都把目光聚焦在以他收复台湾这一丰功伟绩上大做文章。我不想蹈常袭故,为了能另辟蹊径,从这个家喻户晓的历史人物身上,找出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创造、丰富戏曲舞台上更为独特、鲜明的艺术形象。我倘佯于一切有关于他的史料,埋头在字里行间寻觅着…… 一日,偶然于书中看到郑成功拒绝清廷封诏所言:“我一日不受诏,父一日在朝荣耀。”而引起了我的思索,为什么矢志抗节的他,还会对早已归顺清廷的父亲,有着如此的牵念和眷顾?或许只有一种理由可作此解,那就是“血浓于水”。虽然,他们父子对时代有着各自截然不同的选择,但骨肉之情恐怕很难就此泯灭。想到此,创作的激情便于瞬间升腾了起来。我想,我找到了自己想要所写的那些事了。 歌德在《谈话录》说:“艺术要通过一种完整体向世界说话。”完整性和有组织性是一切艺术成品的必要前提。但历史从来只注载事件的结果,它构不成有血有肉、有情有感的艺术形象和戏剧情节,难以铺衍成剧。如何依据史料,创造出一个完整、可信的故事?这需要剧作者调动起生命所有的感知、理解、意志、想象等;去细致揣摩“当事人”的个性心理,剖析他们外部行为的内在驱动力。用看待“活人”的眼睛,看待他们。这不仅是创作者对待创作的态度,更是超乎于理性创作之上的对历史的敬畏和对生命的尊重。如此,或许就能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他们心跳的律动。或许他们自己就会告诉剧作者,他们曾经是怎么做的。 回溯郑芝龙、郑成功父子二人决裂的过程,我深深地体会到他们在急剧变动的时代,各自所作出的选择是那样的无奈、痛苦。这种无奈和痛苦,不但是历史本身所给予的,更多的是他们双方间的相互给予。所以,面对已然定局了三百多年的历史事实,我不敢以固定的思维对待他们,把他们简单的归纳于忠与奸、是与非的二元对立范畴。那样,绝不足以写好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下,活着的人的真实态度。尤其是身处于南明王朝最为艰险时段的郑家父子。所以,历史事件,对于剧作者而言,如是寿山石雕刻师手中的石头,既要尊重其天然纹理,还要尽可能开掘出它最大的情感能量和艺术价值。使之在创作中升华为对人性的认识价值,实现和完成“史”与“剧”的自然融合。基于自己对创作的设想,我以“北进”作为叙事平台,让郑芝龙、郑成功这一对充满了戏剧性的人物关系,借助这个戏剧行动,诠释他们内心中错综复杂的情感,演绎他们的各自所图。 随着创作情感的深入,我愈发清晰地感受到郑成功无悔的抉择中,隐忍着无比的巨痛。极尽“孝道”的他,以身冒险迫使父亲北上御敌,与其说这个最无可奈何的办法,是在极力劝勉父亲拯救危亡在即的南明,不如说这是一个儿子不惜用生命来维护父亲的尊严。当他改变不了父亲的意志和选择时,却毅然举起“杀父报国”的旗号,以凝聚抗志。这一极其乖离“孝道”的举措,表明了他在大是大非前的人生态度和生命的价值取向。“别孔庙、焚儒衣”,不但昭显着他从书生蜕变为战将的决然,更是他自我的精神洗礼,是英雄伟大人格的自我实现。诚然,真正的历史悲剧不在于有所选择而选择错误,而在于根本就无从选择。然而,在历史的长河中,民族有强弱,朝代有兴衰。唯一不朽的,只有这股充沛天地、彪炳日月的浩然正气。通过创作《北进图》,加深了我对郑成功的景仰和敬佩。当看到郑成功死后,作为胜利方的康熙皇帝为他题写“四镇多二心,两岛屯师,敢向东南争半壁;诸王无寸土,一隅抗志,方知海外有孤忠”的楹联时,心中不由地涌动着感激和欣慰。对高尚节操的褒扬,对伟大人格的推崇,是古今中外所有民族的共性,也是人类的共性。 作为剧作者,我以剧中“北进”的行动,来完成郑成功自我的“气节”坚守。笔此,让我唱一句剧中的唱词:“柔翰难著鼎新志,蘸烈血,写一笔正气示后人……。”以此与这个遥远的英雄,做穿越时空的共鸣吧!

查看全部评论(1)

QQ|联系方式|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PC版|站点统计|福建闽剧网 福州闽剧 ( 京ICP备09042978号-1 )

GMT+8, 2020-11-28 03:34 , Processed in 0.07288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