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福建闽剧网

 找回密码
 请用中文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福建闽剧网 闽剧研究 剧本交流 查看内容

闽剧 剧本《王茂生进酒》

2013-9-10 01:37| 发布者: 剧团二伯| 查看: 1706| 评论: 1

古装传奇闽剧《王茂生进酒》
编剧:周祥光
第一场
 
[城郊:瑞雪纷飞,银装素裹,几树野红梅傲然绽放,将洁白的山川点缀得更加明净无暇,生动可爱。
[幕后唱:  瑞雪兆人间,
人间泛新寒。
锦上多添花,
雪中谁送炭?
[王茂生内声:“买炭来罗——”
[花嫂内声:“买花线罗——”
[随轻快的音乐,花嫂手摇拔郎鼓挑花线担与挑着木炭箩的王茂生同舞蹈上。
花  嫂  (唱)绸花彩线串城乡,
茂  生  (唱)冒雪卖炭走四方。
花  嫂  (唱)寒风不怜路人苦,
茂  生  (唱)为谋生计四足忙。
花  嫂   哎哎哎,茂生,你唱什么,“为谋生计四足忙”?
茂  生   没错啊,夫妻二人,四足同行。
花  嫂   四足就是四脚,四脚爬,那是畜生呀!
茂  生   畜生怎样?人又怎样?都是为了生计,劳碌一生哪!
花  嫂  (饥寒介)哎呀茂生,我这里又寒又饿。你看,前头有一家鼎边糊摊,齐去吃一碗。
茂  生   鼎边糊?(咽下馋液,摸出一片钱给花嫂)你去吃吧,我不饿。 (炭箩里取出酒壶,打开盖子,想喝,又舍不得,用鼻子深吸两口气,又盖上盖子,放回箩里)
花  嫂   不饿?是不舍得一片钱仔吧?!
茂  生   嘿,话一到你嘴里,就不是味了!
花  嫂   不是味?我问你,自从我嫁给你后,日日跟你鸡叫出门,鬼叫回家,风里雨里,忍饥挨饿,这是什么味?
茂  生   这是我王家风味。你卖花线我卖炭,妇唱夫随,双出双归,是你前世修来的福气啊嫂!
花  嫂   是啊,好福气嫁给你这“乌督鬼”,没福气的人才嫁给王孙公子状元郎。
茂  生   王孙公子?算了吧你!还是这样好啊嫂!裤带系裤带,安全不出事。
(下)卖木炭罗!
花  嫂   哎哎,等我啊!(咬咬牙收起一片钱,追下)
薛仁贵  (内唱)风萧萧雪茫茫恨满胸膛——
         [薛仁贵拖着沉重的脚步蹒跚地上,跌倒、挣起、复跌……
         唉!
(唱)咬碎钢牙饥寒难当。
              举步维艰英雄末路,
              只怕今日弃尸道旁。(昏倒)
茂  生  (挑着空炭箩,点着钱上,踢到薛仁贵,摔倒)啊——平路摔死人。(满地拣钱,拣到薛仁贵身边)啊?死人……
花  嫂   (见尸介)啊?
茂  生   咳,又是一具冻尸饿殍,穷人的命哪,真的还不如畜生!嫂,帮忙,将他收埋了。
花  嫂  (咕哝)卖炭还兼义务收埋。
茂  生   碰着了,有什么办法。(拖尸介)咦,手脚还是软的,才才死。(探鼻息)哎呀嫂,还没死,嫂,你给他灌酒,我来帮他***。(推拿介)
花  嫂   好!(喂酒)
仁  贵  (渐醒)饥饿难当!
茂  生   我这有饭!(取饭)
花  嫂   那是我们的晚饭呀。
茂  生   救人要紧,晚饭回去再煮。
         [二人一喂饭,一喂酒,不消片刻,一扫而光。
花  嫂   (旁白)真象饿鬼投胎!
仁  贵   再来,再来!
茂  生   壮士,饭是没了,话有两句想问你。
仁  贵   (睁眼,见景顿明白)多谢二位救命之恩!
茂  生   不讲这,我问你:你年轻轻,身体跟牛一样,怎会……啊?
仁  贵   只因家遭火灾,亲戚大小非但见难不帮,反而百般羞辱,饥寒交迫,以至于此。
花  嫂   人一落难,还有什么亲戚哟!
仁  贵   今生若无出头之日,决不再见六亲!
茂  生   好!有志气!鸡屎落地还有三寸气,做人哪能没脾气,不能低声下气!
不要垂头丧气,不要泄气,折了锐气;也不要跟他们赌气、怄气、生闷气,只要有志气,能争气,鼓起勇气,总有一天,扬眉吐气!看他们神气不神气!
花  嫂   我看你上气不接下气,还是先换换气!
茂  生   敢问壮士大名?
仁  贵   不才薛仁贵。
茂  生  (一愣)什么,你、你就是一把扁担打倒三十三个土匪,救出受害母女的薛仁贵?
仁  贵   正是!
茂  生  (激动地)嫂,他是一条好汉哪!
花  嫂   壮士,象你这样的人,怎会无法谋生?
仁  贵   虽有十八般武艺,无有用武之地,奈何?
花  嫂   茂生吓,柳忠员外起新楼,正需佣工……
茂  生   这,这太委屈壮士了。
仁  贵   能得栖身,铭感在心,当图报答大哥恩情!
茂  生   大哥。嫂呀,他这一声大哥,叫得我心里灌蜜一样,你看,他是单身哥,我也没兄弟,想跟他结谊,你看怎样?
花  嫂  (扑吃一笑)才见一面就要结谊?
茂  生   虽然说才见一面,可我早就仰慕他的大名,都说他武艺高强,好打抱
不平,为人仗义,我王茂生一生就佩服这种人!再说,有了这样的兄弟,以后谁还敢欺负我们?!
花  嫂   我就知道你想什么。就不知人家肯不肯?
茂  生   壮士,你我一见投缘,想高攀你做个兄弟,不知……
仁  贵   小弟落难之人,即承救命之恩,又蒙如此抬爱,敢不从命。如此大哥在上……
花  嫂   慢来!结拜得对天盟誓,才算数。
茂  生   对对,你我撮雪为香,对天盟誓,来来!
          [二人撮雪介,同下跪。
茂  生   我先来……
仁  贵   且慢,请问大哥贵姓大名?
茂  生   真是,讲半日,忘记介绍。我叫王茂生,人号乌督鬼。她是
我家里,人称花嫂。
仁  贵   如此,小弟先行盟誓!
        (唱)撮雪且为香,
              下膝告上苍:
              弟子薛仁贵,
              愿拜兄为尊。
              甘苦与共,
              祸福同当。
              若违此誓,
              暴骨道旁!
茂  生  (接唱)弟子乌督鬼……
花  嫂   哎哎,茂生,诅咒得报真名实姓啊!
茂  生   你懂什么,世上名叫王茂生的人不知多少,我怕菩萨认错人了。这乌督鬼,普天下唯我一人,肯定没重名,好认。
花  嫂   原来如此,那你接着诅。
茂  生   莫吵我了!
(接唱)弟子乌督鬼,
                对天诅真言;
                今日谊兄弟,
                一世不翻腔。
                有饭齐食,
                有难齐帮。
                讲话不算数,
                恶死尸不全。
                上山给虎咬,
                下水给鱼吞!
仁  贵   兄长言重了!
茂  生   诅了就得这么恻!嫂,将这两堆雪先清理了,免得绊人。弟,你住哪里?
仁  贵   寄身山边玄女庙。
茂  生   玄女庙?那是年久失修、没人去、断香火的破庙啊!唉,哥也只有一
间茅屋,不然也搬来齐住。这样,哥这里碎银几两,你先拿去买柴米!
仁  贵   蒙哥救命已感大恩,怎敢再收银两?
茂  生   这样说法就不是兄弟了。才诅过:有饭齐吃,有难齐帮。收了,不收哥会怪你!
仁  贵   如此多谢兄长!(收银)
         [花嫂也摸出银子,茂生欲阻不及,暗急。
花  嫂   叔吓,嫂这里也有一两多碎银,你也拿去买油盐酱醋。
仁  贵   愚叔实在不敢再收!
花  嫂   怎么,看不起你嫂啦?不收嫂也会怪吓!
茂  生   (勉强地附和)也得收!(又)!
仁  贵   如此多谢嫂嫂!
茂  生   记住,弟,明天齐去柳府见工。
仁  贵   兄长费神了!小弟就此拜别!(下)
茂  生   嫂啊,走,进货去!
花  嫂   走吧。哎,你身上还有多少钱?
茂  生   清袋了!
花  嫂   你呀,自己连一碗鼎边糊都不舍得吃,对别人出手倒这么大方!
茂  生   做人就得这么臭硬!
花  嫂   是是,你臭硬,像粪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茂  生   你呢,你还剩多少钱?
花  嫂   也清了!
茂  生   你一个妇道人家凑什么热闹?
花  嫂   什么话,就许你臭硬?
茂  生   二个齐臭硬,现在没本钱还做什么生意?
花  嫂   这可怎么办?
茂  生   有了,厝里猪仔可以出栏了,先拿两头去卖!
花  嫂   走,卖猪仔去!
         [同下,切光。
         [幕后唱:欢欢喜喜回家转,
堪笑助人不顾本。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1)

联系方式|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PC版|站点统计|福建闽剧网 福州闽剧 ( 京ICP备09042978号-1  

GMT+8, 2017-10-21 16:17 , Processed in 0.147000 second(s), 24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