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福建闽剧网

 找回密码
 请用中文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福建闽剧网 闽剧研究 剧本交流 查看内容

闽剧《六月雪》第二场,第三场

2009-4-5 22:43| 发布者: 音乐虫子| 查看: 1098| 评论: 0

 

第二场  力拒

 

窦娥唱:倚门望   心担忧。

婆婆南村索债去,

时过黄昏月满楼;

鸦雀无声夜寂静,

婆还未还为何因。

抬头望明月,

对月更添愁。

月儿啊,

你照遍了楚州,

几家欢乐几家忧?

人家双影赏月言欢笑,

窦娥对月泪双流。

爹爹呀,

临别奉赠儿画像,

奈何把儿脑后丢。

女儿十九岁团圆月,

夫妻恩爱不及两春秋。

年轻郎君夭寿死,

可怜女儿孤灯照空楼。

只怕此生沦苦海,

绵绵长恨无时休。

蔡婆:贤钗。

窦娥:婆婆,你为何这样慌张啊?莫非在外面受了委屈,你快对媳妇说嘛。

蔡婆:贤钗,为婆险些与你没相见。(仓)

窦娥:这为了何事呀?

蔡婆:贤钗。(金湘)

可恨赛卢医居心赖债,

引我到荒郊外行凶来。

一条麻绳要勒死我,

吓得婆婆眼发呆,

若非遇张家父子,

婆就梦断望乡台。

窦娥:赛卢医太狠心了。婆婆,大灾已过,吉祥汇来呀。

蔡婆:贤钗,只怕脱了一灾又来一祸哦。

窦娥:婆婆,你何出此言呢?

婆:张家父子他、、、、、、、

娥:他怎样?

婆:他、、、这叫我怎么说出口呀。

娥:婆婆,有何为难之事你尽管对媳妇说嘛。

婆:贤钗,他要你我婆媳二人招他父子上门,说什么两单身配上两寡妇。

娥:这、、、(嘟  仓)

婆:他父子二人比赛卢医还要凶狠。

娥:婆婆啊。(花鼓相骂)

月影斜  树根正。

风虽狂,根不摇。

窦娥我结篱时虽短,

恩爱情如水长流,

窦娥我岂把素服脱,

生也无颜死也含羞。

张家父子正似禽兽,

下流卑鄙无耻之尤。

张驴儿:开门开门,怎样,你到底会道理卖?将我救命恩人关在门前街关半日啊?开门(仓){伴串}

婆:贤钗,他父子二人已在外面。

娥:婆婆,你已归家,还怕他做什么?

婆:他若是冤讲我们,我们怎能论得过他?

张:开门开门,怎么都没人应?是不是都死绝了。

给我锤进去。

张:好漂亮的窦娥。如今配给我做老婆,正正一合像烛一样。哈哈`````  好窦娥。

今日里招进门来,

喜得我心花顿时开,

你寡居缟素多寂苦,

我驴儿相伴心开怀。

脱去素服把红装换。

正叫做女貌配郎才。

今夜月明良宵景,

来,来,来。你我快快拜堂来。

娥:无廉耻的狗才,与我快些滚。

张:你,你敢打我啊,你  你。

张父:窦娥,现在我们都是一家人了。不要伤和气。(介)

张父:呀````````

张:依爹呀依爹

张父:我老骨摔散了。嘻~~~~,蔡婆婆,香炉里的香还没暗,我们也来拜拜谢谢月老啊。

娥:婆婆,赶快将他们驱逐出去吧。

张:来来,你我来拜堂吧。

婆:你与我快些滚。(介)

张:嗨,你是我刀下救出来的,你怎么不报我恩呀?

张父:快快还我荒郊救命恩。

张:告诉你,(仓)今生今世我没讨她做老婆,就算不得我男子汉大丈夫。依爹,我们不要与她多说,我们就赖着这里等拜堂,看他怎么做。

张父:给你喊,你若惹我两个生气,我就叫你婆媳两个刀下死。(介)

婆:这是什么世道噢。

张:嘻嘻````````````

 

第三场  移祸

 

(倒板头)[自掏岭]

娥:可叹蔡家多坎坷,

一门两寡情最悲。

婆婆积忧成重病,

又来两个恶狐狸。

屋漏正苦多风雨,

疾病又遇鬼蜮欺。

任何补漏驱恶鬼,

窦娥愁绪乱如丝。

婆:贤钗!

娥:婆婆。

婆:看你这几日眼睛肿了,人瘦了,莫非张驴儿又来欺负你。

娥:婆婆。媳妇坐的稳立的牢,真心不移坚贞不屈,怕他做什?婆婆,只恨两个狠心恶棍,与我家非亲非戚,无故赖在家中,受他欺凌。

婆:只怪蔡家门庭单薄,可叹为婆命苦,以至脱了一祸又来一灾,如今只好听天由命。

娥:婆婆,如果不把他们驱逐出去,恐怕还会生祸噢。

婆:好贤钗,如今豺狼当道,乱世年头,你我妇道人家,又有何办法?

娥:媳妇今天煮一碗猪肝汤给你做点心。

婆:贤钗,为婆口苦,怕吃不下。

张:老婆子  要吃   补养身体要紧。现在你是我后娘,我也要尽孝心。窦娥,进去做点心,你洗鼎我放水,我劈柴  你起火。你我“合合”手,做一碗象样的点心。哈```确实生很俊呀,我越看越爱看。嗨,你不用怒目相待。等你老婆子一死。我叫你圆就圆,扁就扁,那时候,连人带财都是我的。

张:一包毒药存怀里,一条妙计心上来,叫你有口难说话,叫你有脚难走开。到那时呀,人财尽属我,一切听我驴儿来安排。

张:哎哟,你煮好啦,拿过来我试试咸淡嘛。

娥:不要你看。

张:试试看还怕什么?哎呀,太淡太淡,去去,你去厨房拿盐几粒下,口味会好,这样好吃。去吧,去吧。(串起)

张:我打算到外面躲躲,到时在回。(小介)

张父:哎,蔡婆婆,这几日病情可有好转啊?

婆:不要你管。

娥:婆婆,猪肝汤在此。

婆:我不想吃。

娥:你就试试吧。

张父:你不吃,我替吃嘛。喔 这味道不错。哎呀`````哎呀`````(介)我肚子为什么这么痛啊。

张:八成归天了。啊,是我爹。哎哟依爹啊```````(介)

张:你胆很大,敢毒死我爹。

娥:我哪来的毒药?

张:给你这样说还是我自己下毒,世间哪有自己孩子毒死自己亲生老爹的道理?这讲到天边海角都没人相信。乡邻听呀,窦娥毒死我的爹啊。

婆:你不要大声喊叫,真真会把我吓死了。

张:哦,你也会知道怕呀?好吧,你讲是官休还是私休?

婆:祸已临头,私休要怎样?

张:你叫窦娥顺从于我,毒药之事一字不提。

娥:那官休又怎样呢?

张:官休(仓)我就将你拿到公堂,打你皮开肉碎。叫你活人问成死罪。(介)官休私休由你选择。

娥唱:无廉无耻狗贼子,说什么官休吓唬谁。山崩地裂铁石碎,不与禽兽相唱随。   官司打上京城去,窦娥一味去奉陪。

张:你不后悔?

娥:我不后悔。

张:那就见官去吧。走。

娥:走!

最新评论

联系方式|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PC版|站点统计|福建闽剧网 福州闽剧 ( 京ICP备09042978号-1  

GMT+8, 2017-10-22 09:05 , Processed in 0.095905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